回上頁|
鬱卒啊! 評李俊賢的近作
2000/01/01
陳水財
1998.9
      在李俊賢畫中經常出現的題材:海洋.島嶼台灣最主要的象徵,也是最熟悉的景象:姑婆芋、檳榔樹等各種台灣常見的熱帶植物:大砲、碉堡、母校等某些個人生命經驗中的特殊記憶:媽祖神像,或一些特定的人物等儀典意義的圖像。他拾綴了生活現實的片段,也在台灣的歷史情境中,?取一些關鍵的意象,對社會現況做深刻細微的體驗觀察,也把心緒推向歷史的時刻中。直接以文字入畫,這是李俊賢近作最引發爭議的所在,卻也是進入他藝術世界的便捷入口。以曖昧的圖文關係隱喻台灣情境,李俊賢把藝術當作觀念的場域,在此,圖像與文字的角色功能並無太大的差別。以文字入畫或非首創,但李俊賢的大膽之處,在於他畫中的文字不是視覺性的符號,文字本身的音、義才是重要的角色,顛覆了以形象表現為主的美學理念,也藉此架構出另一層面的"本土化"意涵。 
       近幾年,文字在李俊賢畫中的角色日漸吃重,成為表現的利器。李俊賢經常使用的文字包括了俚語;俗諺和一些並無特定意涵的口頭禪。這些文字都是國語諧音的台語。直接把台語搬上畫面,一方面藉助台語與漢字間音、義的辯證關係,凸顯其藝術中一種糾結、交繞的情意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