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哲學座談》查拉圖斯特拉的驢子 – 疲憊、非與謊言
講座時間\2019.108.13(六)下午14:00
與談人: 洪鈞元 Hong Jun-Yuan 臺南藝術大學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江薦新 Chien-Hsin Chiang 現職巴黎第八大學哲學博士候選人;廖芊喬 Chien-Chiao Liao 現職巴黎第八大學哲學博士候選人
所有欺騙我們的人,都在謊言裡有所堅持,我不知道她是否屬於這情況。這卻是一件奇怪的事,如同最不信教的人,對於善良具有堅定不移的信仰表現。好像有人對說謊者說,說謊比坦白更加使人痛苦,那是白費唇舌,他們意識到的話也是無濟於事,稍過片刻仍可能再撒謊,為了保持他們起初對我們說過的一致,只能一騙到底。正因如此,一位珍惜生命的無神論者,別人都認為他十分正直勇敢,為了不打破別人對他的這種看法,而甘心殉身。 1(Proust, P II:372-373)

非與謊言是否在道德的基礎上被判斷?在道德層面上,齊克果提出隱瞞與表白的悖論,當他重新講述亞伯拉罕的信仰,以及想像「阿涅斯和人魚」(Agnès et le Triton)故事的變形時。沙特在《存在與虛無》著作中以海德格的「非(le Ne-pas)」概念談論謊言自身,「劣信仰」(la mauvaise foi)2 與非(le Ne-pas)不僅是一種道德的懸置,也是對於自身的一種提問(questionner)。而提問使得既有的知識體系動搖,因而重新學習使得新的、未知的東西湧現。

此外,在德勒茲的思想中,「非形式」、「非意義」並非指向絕對的無,而總是指向「其他」 (l’Autre),即某未知之物 (quelque chose d’inouï) ,這是弔詭、雙重性的「平行意義」(para-sens),具有 « 非 » 的力量與成問題的提問能力。若哲學必須開闢出「內在平面」(plan d’immanence),那麼藝術則是開拓出「構成平面」(plan de composition),經由穿梭於形式與非形式、意義與非意義間的一種 « 去與返 » 的雙重構成運動。

此座談以尼采作品中查拉圖斯特拉的驢子以及「三種變形 – 駱駝、獅子、孩子」揭開序幕,並論及「主人」與「奴僕」思想的同一性問題,進而探討何謂「永劫回歸」的實踐者 —「在鋼索上跳舞的孩子」,其作為能夠經受完全變形運動者。

1.譯自《追憶似水年華》,〈女囚 II〉法文原文第372-273頁:Je ne sais si c’était le cas pour elle, mais c’est une étrange chose, comme un témoignage, chez les plus incrédules, d’une croyance au bien, que cette persévérance dans le mensonge qu’ont tous ceux qui nous trompent. On aurait beau leur dire que leur mensonge fait plus de peine que l’aveu, ils auraient beau s’en rendre compte, qu’ils mentiraient encore l’instant d’après, pour rester conformes à ce qu’ils nous ont dit d’abord que nous étions pour eux. C’est ainsi qu’un athée qui tient à la vie se fait tuer pour ne pas donner un démenti à l’idée qu’on a de sa bravoure.

2. 關於此字詞「la mauvaise foi」,研究者通常沿用《存在與虛無》簡體中譯版本所翻譯的「自欺」,筆者認為沙特提出的謊言自身,於其自身具有特異、令人無法理解的信念或信仰,故譯成「劣信仰」,並且提出新譯詞的用意在於使得筆者和讀者對此重新思考和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