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哲學星期五@高雄】婚姻平權 真的能讓同志獲得自由與解放嗎?
講座時間\2019.10.25(五)下午19:00
【與談人】Alain Naze|巴黎第八大學哲學博士、法國雷恩市立高中哲學教師
胡郁盈|高雄醫學大學性別所副教授
【主持人】劉燕玉|哲學星期五志工
【口譯】羅惠珍|《哲學的力量》作者
【主 辦】新浜碼頭藝術學會、哲學星期五@高雄志工團、台灣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
【協辦】國立交通大學文化研究國際中心、教育部玉山學者計畫 布洛薩 經費補助
今年 5 月 17 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施行法》,確定同性伴侶在 5月 24 日之後,可以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台灣因而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

婚姻平權立法有兩個層面的意義:除了讓同志透過一紙結婚證書保障財產權、親屬權等權利之外,在象徵層次上也標示了台灣社會對維護自由、多元價值的肯認。

幾世紀以來,同性戀者長期受污名、迫害、噤聲,在 1969 年紐約的「石牆暴動」(Stonewall Riot)之後,紐約市的同志們面對性別、種族、階級以及世代的障礙變成一個有凝聚力的社群;隔年 (1970)並在紐約、洛杉磯、舊金山、芝加哥舉行「同志驕傲」大遊行以紀念暴動週年,後來成為世界上許多城市重要的同志社群傳統。「同志」也逐漸形塑出屬於自己的群體認同和獨特的社群文化。

有一派極左的同志論述派別 —— 許多人慣稱為「毀家廢婚派」 —— 便對「同志婚姻合法化」持極大的質疑態度;實際上,該派別根本質疑的是主流的「婚姻」與「家庭」制度,認為婚家制度作為一種資源分配、國家對人民生活組合的管束,它的存在必然持續排除某些不合宜的生活形式。以「家戶」為單位的治理,在政策邏輯上便排除了單身、不想成家、不能成家、快速變化的家庭...等多樣的生活形式。

在台灣已經邁出婚姻平權第一步之後,我們可以回頭從哲學的角度重新思辯:當我們透過同婚立法使同志在法律上達成「平等」之際,此舉是否可能因為將同性戀「主流化」,進入和異性戀者並無二致的婚姻與家庭常規,因而可能在身份認同與身體政治上,反而削弱了同志異於異性戀者的獨特性,以及對「幸福」、「正常」更多元的想像?經過同性戀婚姻合法化而得到法律的認可和保障,是不是就真的符合個體所追求的自由自在?同性戀原本豐富的創造力會不會因為納入婚姻模子後反而降低呢?請問,你有因為法律的認可而獲得真正的自由嗎?

本週哲學星期五@高雄很高興邀請來自法國納茲(Alain Naze),與高醫性別所胡郁盈老師,針對「婚姻平權是否帶給同志自由與解放」進行對話,並帶領大家一起思考「法律層次的平權」和哲學層次的「自由與解放」兩者間的辯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