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島嶼時光,黃建寰創作個展

展覽簡介

一種島嶼內部的移動,透過時光刻畫在身體的經驗,想像尋找內心一塊自我風景。是心靈也是肉上的感動是一塊時間記憶也是存在的證明。這個世界抓取訊息符號越來越快速,所以手感或自身的感動好像越來越少,希望透過知覺的敏感去體量這個世界的溫度。用慢的速度去記錄製造風景。藉由堆疊顏料讓自我對日常生活越來越趨近於機械式動作反應在作品上。身體經由物質材料堆疊可以去感覺、面對時間 的流逝。

內心島嶼時光

藝術家:黃建寰
2016.12. 7 (三)~2016.12.25 (日)
新浜 A B展覽室
開幕茶會:2016.12.11(日 )下午三點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NATiONAL MEMOR!ES

展覽簡介:

歷史套層結構下、鄭翔宇的創作關注在影像與政治之間的關係。此次展出的作品之一「八百壯士」利用1975年的同名電影,處理媒體如何透過彼此交互、形塑一個「相信的場域」,改編自歷史事件「四行倉庫保衛戰」本身便透露出事件真實的訊息,銀幕裡虛構的劇情與影像的安排中、有著影響記憶建構的過程。藝術家透過找尋檔案史料作為出發點,並深入影廳內的前台與後台進行拍攝,宛如進行一場跨時空旅行,於原初電影劇情與歷史氛圍的敘事裡,開啟另一種觀看媒體的方式。

By shooting how the whole theater zone is set up, one can analyze how the theater composed a believable virtual space in the reality world. From the screen in the very front all the way to the projector backstage; as the curtains lowered and blocked the sunlight outside the building, the bright theater connected to the external world soon became dark, and the “black box” is formed perfectly. Even the equipment in the theater are accomplices—accomplices who played the video contents. The projector being placed in the far end is no coincidence; it is a method to construct the internal materialistic space so the audience could without noticing, devote their whole consciousness into the contents shown on the screen. 

The event didn’t happen in the city of Shang Hai; it is the theater that had turned into the Shang Hai alleged in the movie. The story isn’t meant to be for the watching audience, but for the residents of Shang Hai confronting enormous danger in the theater; bombs were not dropped by Japanese aircraft, but created by the screen and surrounding sound system. In fact, movies don’t even need a plot; merely the controlling the lights and shadows is enough to make the audience temporarily forget the other world, falling into the manually edited universe. 

The film deliberately ended at an illogical spot, because the ending of a normal movie won’t bring the audience back to reality; a name list of actors and staff only remind the audience that they are in the same time and space as the movie, enhancing the connection between one and the contents. The connection might not even exist, as the movie has already become one of the audience.

NATiONAL MEMOR!ES

藝術家:鄭翔宇
2016.12.3(六)~2016.12.25(日)
新浜Pin-Bien館
開幕茶會:2016.12.3(六)15:00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演繹與差異,台、日京都交流展

展覽簡介:

   本展由陳奕彰(台)與森岡厚次(日)擔任策展人,展出劉哲榮、余孟儒、陳奕彰、田中健作、佐野耕平與森岡厚次六位中、日藝術家的作品。展覽概念在於以台灣高雄如何由工業城鎮演繹至今日繁榮的城市;與日本京都如何由古都城鎮演繹至今日全日本房價次高的進步都市,用一種城市差異性的辯證檢視態度,進行兩地創作上的相互映照,突顯出兩地文化之間的異同,與相互影響下的流動性。讓觀者感受藝術家在不同文化脈絡下產生的生活刻痕,更能珍惜自己平凡但珍貴的生活,且進一步思考自己所在的文化處境。\

演繹與差異,台、日京都交流展

藝術家:劉哲榮、余孟儒、陳奕彰、田中健作、佐野耕平、森岡厚次
2016.11.5(六)~2016.11.27(日)
新浜Pin-Bien館、AB展覽室
幸運酒會: 2016.11.5(六)15:00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域外之境,王藁賢

展覽簡介:

域外之境展係在生活藝術家團隊邀請中國藝術家及高雄在地的藝術家所舉辦的展覽,場地以一山一海為主軸,在美濃客文館及新浜碼頭藝文空間,跨空間、時間的展覽。

域外之境

台灣位於亞洲大陸邊緣的海島上,位置為國際政經要衝,在近代的發展歷程上因特殊的地理位置與複雜的歷史關係,衍生出獨特性格的政治情勢與豐富多元的文化樣貌;不論是族群、政治、經濟、社會、地形、氣候、水文及土壤環境、乃至於人民本身,都具有相當有趣的議題發展與討論空間,特別是族群文化與時間、空間的關係。

域外之境》展覽以「文化疆界與環境場域」為題,作為主體意象來探討「以多元文化為載體的藝術形式進入高雄港區空間與近郊農村的可能性」;在高度科技與全球化的現實下,個人在面對日益複雜的生命價值、空間認同、生活型態以及由政治、文化所衍生的族群問題等議題進行探討。列伏斐爾曾提出了空間三元論,並區分抽象空間與社會空間的對立關係,所謂的抽象空間與社會空間的對立關係;係類似一種中心與邊緣的對抗樣貌,抽象空間係由知識和權力所交錯建構而成,並認為資本主義所生產的抽象空間反映資本與國家之權力是:抽象的空間、視覺的空間、幾何的空間、陽物的空間,同時是現代性的象徵與構成,而公共空間正為現代性之核心範疇。相對於抽象空間;社會空間是非完全由權力者控制的,是一種實踐的、零碎的、社會成員外部化與物質化的日常生活經驗。

本次展覽係以中國藝術家、在生活藝術家團隊與高雄在地的藝術家一起合作呈現的《域外之境》展,作品呈現「非」典型的「場域疆界」,以超越疆界的概念,進入場域;融合文化,用以探討現代社會對既定的族群,經濟,交通,聚落,政治,地形,氣候,水文,土壤,生物等十項議題在慣性的空間思維裡,提出再思考的可能性。

域外之境

策展人:王藁賢
藝術家:陳兆聖,王藁賢,林育正,黃文琳,陳美嘉,陳慧郁,張永親,張淨,鄭農軒,曾資婷,楊淑芳,林怡青,林純用
展覽日期: 2016.10.8(六)~2016.10.30(日)
新浜Pin-Bien館、AB展覽室
幸運酒會: 2016.10.8 (六) pm2:00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宇宙漂流:黑皮人的淨土 HAPPY ZEN,蕭漢雲個展

展覽簡介:

當我意識到自己的精神生活是如此形象怪誕而毫無秩序的連續著,藝術家構築了屬於自己的奇異幻想世界;在這個平的世界裡,觀眾們快速轉臺的情況下,熱愛藝術的人並不因此而減低熱情,只是方式各有不同,自由地表達自我的內在精神正是藝術意義之所在,這一片意義是如此珍貴。生命的本質既是真實痛苦而又虛無幻滅的;在圖像藝術的世界裡我選擇忽略現實中一切的矛盾與失敗,繪畫是自由精神的保證,它保留了一處心靈可以高歌的淨土。

當代的精神生活是如此形象怪誕而毫無秩序的連續著,大眾對世界碎片化的感受如同不停調換頻道的電視觀眾和不斷更新資訊的網路使用者,我們構築了屬於自己的奇異幻想世界。當個體或自我主體消失時,焦慮憂鬱的時代降臨,亦即羅蘭巴特所提到的「作者已死」。在這個平的世界裡快速轉臺的情形下,造成一種到處資訊過剩的奇觀,每一個人好像看到甚麼又好像沒有真正看到甚麼。藝術依然是藝術,熱愛藝術的人並不因此而減低熱情,只是方式各有不同,自由地表達自我的內在精神正是藝術意義之所在,這一片意義是珍貴的,我一直有意跟這一片珍貴融合在一起。生命的本質既是真實痛苦而又虛無幻滅的;圖像藝術的世界裡可以讓人選擇忽略現實中一切的矛盾與失敗,它是自由精神的保證,保留一處心靈可以高歌的淨土。   
藝術不但可以超脫一切現實,讓藝術家擁抱夢想,而當人們的慾望受到現實的限制時,藝術又成了使這些幻想歸於現實的一種治療辦法。藝術品是一種經過心靈運作產生的作品;一件所謂經典的藝術作品必定迎合了創作者所生存之社會的精神需要,它處在一種更高的涵義之中,反映著全體人類之潛意識的心靈生活。

宇宙漂流:黑皮人的淨土 HAPPY ZEN

藝術家:蕭漢雲 Faith Xiao
2016.9.10(六) ~ 2016.10.2(日)
新浜Pin-Bien館
幸運酒會: 2016.9.10(六) pm 2:00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格式化

展覽理念:

現今社會媒體普及為資訊爆炸的時代,人們不斷接受媒體釋放的訊息的情況下,容易失去自主性、判斷能力,進而被媒體塑造的表象給牽引,使人在閱讀資訊時不斷建構、被解構,媒體的作用變得不再是反映真實,而是虛構真實。

格式化(format)是指對磁碟磁碟中的分割(partition)進行初始化的一種操作,這種操作通常會導致現有的磁碟或分割中所有的檔案被清除。[1] 我們通常悉知在做格式化的同時,會把原有資料順序打亂、清除無法讀取,但某些狀況下這些資料依然存在,格式化更重要的意義不在於只是單把東西去除,而是重新規劃。對於藝術家而言,透過不同觀看的視野、腦袋的思索與反芻,將大量的訊息歸檔、儲存,轉化為藝術的元素或是能量呈現於觀者眼前,抑或是重整、刪除,如同一次又一次的格式化過程,逐步建構自我的藝術語彙。

在當代的環境中,藝術家如何成為媒體訊息氾濫下的主體,以一種新的觀看方式,藉由展覽作品、媒材的運用,去關注社會所產生的變化,企圖將媒體傳遞的訊息格式化,進行本質的還原。藉由創作探討自我最純粹的樣貌,抑或是擷取訊息所帶來的議題,透過創作的過程進行辯證、體現對當今社會環境的關心,建構藝術家眼中「虛構」的真實。


[1] 來源: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A0%BC%E5%BC%8F%E5%8C%96。

許惠渝

以台灣建築構築為主軸進行建構,房子正搭著鷹架進行建造是台灣相當普及的現象,也是台灣人對於生活中共同體驗之一。建築從無到有的產生,象徵著時代流動的狀態,而正因如此我們更不該隨著時間流逝而遺忘在這樣產物建構之前純粹的樣貌,創作要脈絡以自我記憶與集體共同記憶做連結,從自身對於生活的體驗置入時代產物記憶中。  

當代社會日益發達逐漸數位科技化,開始擺脫原有舊框架,思維上也不斷更新,造成舊有的東西已逐漸被取而代之,在這樣科技迅速蔓延的當代環境中,更該將階段性社會產生的變化紀錄下來。時代迅速往前推進,環境也逐漸改變,這樣的改變使得我們生活部份記憶慢慢流失甚至毫無情感,面對這樣的變動,曾經存在過的訊息是該被完整的保留下來。透過日常體驗中的物件將從無到有以記錄性的方式呈現;目的在於用回朔的方式,激盪出潛藏於內心被遺忘的記憶,並且反思探討對於日常中習以為常的物件它原有的樣貌,是否被時間流逝給逐漸掩埋,透過作品將片段式的呈現方式再次從記憶中抽取出來,與觀者感官情緒進行碰撞之下;喚起觀者對過往記憶的情感。

詹欣珮

當我們在面對現實解決問題時,容易將淺意識裡的自我隱匿投射到客體物上,抽象的圖像在意識與淺意識之間形成,其象徵意涵,傳達了心裡深層的訊息。而我認為每個體都像是不同的意識形態概念存在著,在這些不同的意識形態概念當中,社會環境深深了影響了現代人的思考與判斷能力,讓我們開始忽略的「思考的本質」看到什麼接受什麼,漸漸變成像是對於資訊極度的渴望與飢渴狀態,不斷的檢視網頁,撈取任何的資訊,以為這是輕鬆的姿態讓大量資訊流過腦海,但其實這只是一種彌補內心空洞的無意識狀態,淺易識一直不斷的希望能往外部連結,但這樣的現象,卻只是在自我滿足空間中兜圈子。  

我們的感知在無形中會常運用心向思考,此種心向思考,是屬於直覺式的思考方式,往往能透露淺意識的內容,而淺意識精神所架構中,人內心情緒會因為外在壓迫而利用內心淺意識無意識的重組在造的轉化,而將圖像表現與人格連結在一起,兩者之間的關係存在一種對應、互補、消長的連結效應。而藉由作品的詮釋,將抽象的意念轉換成具體創作,並重新檢視創作與本身之間的關係,本身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與連結,進而延伸作品的發展可能性和豐富性。

王韻羚

旅行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透過旅行盡收眼底的,除了風景外還有處可見的人工垃圾。此為「桃花源」系列作,我將旅行過程中所見的美好景象,加入個人的想像,描繪看似美好的世外桃源,人類在人工物與垃圾中自得其樂,無視末日來臨前的黑暗。

李俊果

當我在不同的空間中遊走時,會想要記錄抓住某些東西來印證現實的存在,但是雖然記錄和抓住了,它還是會隨著時間和空間的不斷流動而消失于無形之中。現實存在也只是幻象罷。誰又能說清這是幻象還是現實呢?在這平凡的一瞬,它將被曾經抹滅,下一秒又再重生。

郭桔枝

創作本身,就像一種刻畫自我內在相貌的儀式。當今社會人們普遍存在於精神上的孤獨感、 恐懼及脆弱,因而產生內心嚴重的焦慮與不安全感。我將創作狀態視為一種遊戲。在創作的過程中隨著節奏的腳步,處在屬於個人獨立時空的氛圍,沉溺在遊戲與想像的樂趣中,感受到絕對的自由與放鬆。

此次「心靈演化」等系列作品,不自覺得將自己喜歡的場域放置於畫面中,靜謐的內在空間,隱藏些許巴洛克式的華麗,畫中的人物曾經歷一場有如削皮挫骨,錐心之痛…,重塑而生。人體的骨架結構的顯現與變形,擴大的手和腳來自於淺意識對親人的思念情感,以黑、灰、白弔念過往之情,筆調是自由的。

畫中展現出某種時空的切片,雖然是想像的,但也是淺意識裡演化之後而浮現的影像。

江芸萱

原生系列」 是關於我對於大自然的渴望與嚮往所創作的作品。一個人受壓迫的時候,或是無法把握不確定的現實的時候,一定會非常迫切地希望遷往處,我亦是如此。在厭倦城市喧囂,或是一塵不變的日常生活狀態下,會短暫的想逃離現實,逃向自然,或者說回歸自然。

人類對於「回歸自然」這種情感的古老與悠久。在古代蘇美人造城之初,就熱地盼望著能重反淳樸的自然。這種盼望從史詩《吉爾加美什》中可窺豹一斑,這首史詩講述了這樣一則故事:自然人恩奇杜一步步受到引誘,投入到美妙人類文明的懷抱之中。但是他臨終前唯一的遺憾是再也沒有機會去享受與蹬羚一起快樂騰躍的自由生活了。

這系列作品中我將樹木的局部作為動物的變形,不只是因為我喜歡動物與自然,更多的是因為我覺得對生命的順從,是這個世界所有美好事物的共性,而動植物對生命就是這樣的態度。在所有的生靈中,只有人類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選擇了逃避。對我而言,轉換環境,漫步於森林中,是我短暫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然而吸引我的,並非是自然的美好景色,而是森林中那些半枯、接近腐敗的樹木,這種腐朽又富有生命力的狀態,和我對現實環境中充斥著各種墮落、迂腐與敗壞,卻仍保有它美好一面的感受相互呼應。

趙瑜

最初的創作動機是以人體為契機,描繪豐腴的人體、肉與肉堆疊時所形成的擠壓感、纏繞感,經過不斷的簡化與誇張的變形,呈現出一種異常的生命力,生長成器官、部位、生命體、或是一種植物,其中反映出我對人事物的幻想與態度,也是"我"的一部分,藉由渾圓的、充滿色彩的、甚至帶刺的造型引領我抒發出自我的情感。  

在「變形」系列的作品之中,主要是一種抒情式的抽象,將平日壓抑的情感轉換成造型,將之聚集、重複,形成一個不再孤單的存在,就像是被很多的自己所包圍著、追隨著,將「不再孤單」變成一個自給自足的狀態。

而「偽生肢」系列作品則是我對於一種生長的體悟與疑惑,我認為生長就像一種似像非像的模仿,伪裝自己與他人相同生長著,模仿、伪裝、模仿、伪裝…如此反覆持續著。最終形成了在相似表面下,自己也不甚了解的姿態。也許,其實沒有人是所謂"正常"的,但只要在人前,就會不自覺的披上一種"正常"面紗,這可能是文化、社會或是不知名力量所給予的壓力,就像大家常再討論的各種"刻板印象"。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就須伪裝成相同的模樣,伪裝成相同生長著,若是這樣,那最終生長成的東西…會不會連自己也無法辨識? 我便以以上敘述為發想,創作了「偽生肢」系列作品。

曾國榮

現代人養寵物的觀念被扭曲中將寵物不斷的商品化、擬人化、感情性的,他們可以是一種社交手段,人們感情孤寂的寄託,社交中的潤滑劑,人們透過自身的想像建構出寵物的思想與情感,然而這也未必是寵物自己的情感。寵物在消費文明中成為人們身上的裝飾品,炫耀著新奇、可愛或是古怪,而人對人之間是不是也存在這豢養動物的概念,在生活中我們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寵物,被當成一種可被炫耀的豢養商品,再被當成寵物中我們被其他人觀看著的痛苦,而這些痛苦就是滿足飼主的心理投射。

林家萾

在面臨快速變動,無法掌握的當下還有未來,我常常感到身邊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存在過我穿梭在日常生活的每一角,感覺既熟悉又陌生,眼前所有的感覺跟回憶都一起流逝掉了,我想捕捉這種感覺,去畫出生活的每一個角落,強調熟悉又疏離的感覺。

格式化

藝術家:許惠渝、詹欣珮、王韻羚、李俊果、郭桔枝、江芸萱、趙瑜、曾國榮、林家萾2016.9.10(六)~2016.10.2(日)
新浜AB展覽室
開幕茶會:  2016.9.11(日)pm2:30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島嶼的風,自然呼吸,陳淑燕、杜瓦克·都耀 創作展

展覽簡介:(文/陳淑燕)

 <島嶼的風,自然呼吸> 陳淑燕+杜瓦克·都耀 創作展

屬於這個土地和海洋的聲響,

如此的韻律,這樣的呼吸

是經由手與身體與自然媒材的對話與不斷操練

呈現一種島嶼的強韌與柔軟,散發一種自足的內在韻律與呼吸

彼此之間疊合交織穿越,創造一種群聚洄游的流動能量

寧靜的 輕盈的 溫柔的 飛翔的 綻放的

蔓延開來~

創作者重複著創造這些自然造型如同呼吸的韻律,透過原材質的質性呈現及古老工藝的手作錘鍊,編織出相互對話又各自表述的關係,藉由一系列輕盈但靈性的作品,呼應出人存在大自然中的內在韻律與純粹!

原生材質的創作~回歸內在自然母體,點燃創作的有機性

使用原生材質來創作,呼應回歸的渴求,回歸內在自然母體的源頭,回歸人類在大自然中原本就具有的運用能力,從原生材質開啟有機性創作。

當我們到野地森林中,採集竹、藤、樹皮布、草木染料等製作材料時,就如同古早時期的祖先們取用生活周遭的自然資源一般:對未知的自然必須是尊敬的、對植物的生長環境和合適的採集季節及處理方式,必須是精通的,同時也需要完整的自然知識及純熟的工藝智慧和經驗!原生材料的性格鋪陳著環境影響的密碼,充滿著鮮活的變化與不預期性,因此處理材料時如同與生命體對話,需要創作者謙卑而充滿愛地專注投入,了解那密碼與之相搏相激,順性而為共同激發出創作的有機性!而製作過程是持續的身體勞動累積,重複性的編造,如同宗教般的修練與靜定。

一體成形~文明與自然的連結、並存

回歸自然母體的源頭,回歸每個個體的原初,所以找到再出發的獨特性,也看見文明與文化的來源根處!於是找到由植物原型到人為工藝的連結形式:「一體成型」,這是自然竹體到切剖編織的魚筌竹編,這也是自然枝幹到捶打的樹皮布花開展,極單純原始又純淨的形式,也透露出人類文明其實是可以與自然本體連結與並存的。

豐富多元的島嶼文化和質地

島嶼台灣,地理環境的豐饒與族群文化的多元,充滿著活潑的生命力!多變化的山岳林相所孕育的植物及纖維和我們島上族群一樣豐饒多樣!於是這些有個性的原生質地纖維也像是土地上的族群與文化,在這裡共同交織著多元複合性的整體。

古老工藝技術之一的樹皮布,是包括台灣在內的南島民族很具代表性又原始的編織文化;2001起即沉浸其中的陳淑燕,透過質地和技術的研發創作,已發展出許多豐富的造型語言,此次展覽有<魔法森林 如花展放>、<豐饒之境>、<精靈的華爾滋>和<土地紋理-皮相>等作品參與展出。

另一位創作者杜瓦克·都耀則善於運用竹藤編工藝,和陳淑燕一起將噶瑪蘭族漁獵文化中的「Sanku」(魚筌)一體成形的環保智慧,發展成細膩優雅、充滿線條光影的空間燈飾和裝置,讓捕捉魚蝦的漁具化身為捕捉心靈能量的容器,細細品味原始竹材與籐的柔韌,切剖出力與美的線條,執著地編織著手藝的痕跡!

他們兩位透過簡樸原始的素材,單純簡練的手藝,敘說著我們這個土地的呼吸節奏和紋理脈絡,以及潛藏在每個人內在的原生自然。

島嶼的風,自然呼吸

藝術家:陳淑燕、杜瓦克·都耀
2016.7.23(六)~2016.8.14(日)
新浜AB展覽室、Pin-Bien館
幸運酒會: 2016.7.23 PM3:30
協辦單位:哲學星期五@高雄
【哲學星期五@高雄】原住民傳統工藝的現代性:噶瑪蘭族的香蕉布
座談日期 : 7/29(五)pm7:00
【與談人】陳淑燕、杜瓦克·都耀|藝術家、劉正元|高雄師範大學台灣歷史語言與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特別感謝:林靜憶 / 導演、小獵犬號創作
展覽執行團隊:展覽總監/楊堯珺Yao Chun YANG ; 專案行政/陳虹而Hung Erh CHEN、陳韻儀Yun Yi CHEN ; 視覺設計/陳况豪Kuang Hao CHEN ; 翻譯/傅奕瑋Yi Wei FU ;印刷/天晴印刷Dawn Cultural Enterprises ; 光織屋工作團隊-工藝師/潘清水Cing Shuie PAN
主辦單位: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高雄市政府原住民事務委員會
媒體協力 : 今藝術

鄉愁的濱線,蔡孟閶個展

展覽簡介:

如果離開了滋養你生活與情感的土地,我覺得這很難讓心靈維持在一定的平衡;即使,這塊土地的空氣有那麼點污濁、或者步調變得越來越快速。嘈雜喧囂的彼岸,堆疊著許多夢想中通往現實美好的物件,我卻寧可選擇站在一個距離之外,用長鏡頭凝視遠方的繁忙、幸福快樂的承諾。這不似某種不願同流的姿態,而是真的無法在其中尋求認同。疏離於群體之外,旁觀現下正在發生的一切進行。

然而鄉愁,除了透過農村的、人文的去回想往日情懷,還有沒有另種可能,是在工業城市的環境裡所發生的?亦即,在火車、船、貨櫃等「非鄉」的風景裡,才是鄉愁的寄託?成長在高度異化的環境中,若鄉愁指的是一種心靈的原鄉,有沒有可能,那原鄉風景已不再是我們所認知的田園般的美好,反而是冰冷而沒有感情的工業建物與貿易載體?

「鄉愁的濱線」說的不單是一個生活與城市,更多的是處理記憶與鄉愁的關係。離開,在一個距離之外,才會發現過去索然無味的日常竟然是記憶最最深刻的部分。

本展覽將呈現一個不同於白盒子脈絡,代之以photobook概念所規劃的類情境式空間。展覽中,藉由物件與物件的部屬,頁與頁轉的節奏,觀者除了欣賞藝術家蔡孟閶的繪畫、影像作品的呈現之外,能進一步幽微的窺探在精緻細密筆畫的時間外,著迷川巡於微型時空模型中的生命者蔡孟閶。

鄉愁的濱線

藝術家:蔡孟閶
2016.6.18(六)~2016.7.10(日)
新浜AB展覽室
幸運酒會: 2016.6.18(六)PM3:00
哲學星期五@高雄 : 藝術與在地文史的對話-蔡孟閶+王御風|2016.6.24(五)pm 6:30
展覽執行團隊:展覽總監 / 楊堯珺 ; 專案行政/陳虹而、郭薏慈 ; 視覺設計/陳况豪; 翻譯/傅奕瑋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主辦單位: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
協辦單位:哲學星期五@高雄
媒體協力 : 典藏今藝術

母海的記憶

展覽簡介:

本論文以母海的記憶為題,從中帶出作者在旅行在的過程中,旅人與他者相互穿透,凝視他人或他處,想像自己,陌生環境與對象的吸引力不但可以使人超越尋常習性與規範,更能召喚勾動某些生命經驗亦變異而成糾結的情感與意識形態,藉以映照出系列作品《似曾相似的我們之間》、《標本記憶》、《是記憶》等作品。

從現實中尋找非現實,是一個介於看的見與看不見的曖昧空間,原初攜帶的某種自我意識,在這精神交換與更替中被沖刷,甚至形成衝突與變動,定位的不斷調整,存在文本的片斷敘事中,為了記錄記憶的旅程,過去有許多方式被使用著,如照片、影像、錄音等,這過程與回探再切片整理使我們觀察到更多記憶的移動姿態。

母海的記憶

藝術家:陳怡方
2016.6.15(三)~2016.6.26(日)
新浜Pin-Bien館
幸運酒會: 2016.6.18(六) pm3:00
指導贊助單位:文化部

「能見度」攝影展

展覽簡介:

「能見度」又稱可見度,原指觀察者距物體多遠時仍然可以清楚看見該物體的距離。在氣象學中,能見度被定義為大氣的透明度,單位一般為米或公里。

影像,是一種「理想的距離性感官」表現手法。透過光的透析與決定性的瞬間,凝結成可見的時間切片,展現創作者對外在世界的看法以及內在世界的觀點與詮釋,運用不同的鏡位、語彙與角度,對人與人、人與空間(場域)、人與時間……等眾多議題的感受與知覺。創作者一方面以一種內省式的觀點詮釋影像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提供閱讀者「再詮釋」作品本身的文本意涵。兩者相互依據每個人自我生命經驗所察覺深層的體悟與感受,對議題陳述進行一種思維的激盪辯證。

確實,影像不再表述真實,它只提供語意表述的可能性。影像不再是某物再現的影像,影像已成為影像自身的事實,即影像自身的力量。如果,肉眼所能見的景像是現實世界的樣貌形體,那麼創作者透過“心眼”觀想所呈現的「能見度」,也許完全跳脫浮光掠影的膚淺表象,更能從細膩而深沉的角度去發現、去觀察、去思考,穿透現實的視野,植入一種深邃幽邈的意象,顯現向光的能量。也許,更具有一種幽微靈性的魅力與感染力,存有一種魔幻的視覺想像。

《高雄觀景窗》影像記錄,是以高雄市立美術館2005年所舉辦的2005美術高雄-「影像高雄:看不見的歷史」大展之一的子題:「歷史‧再現—讓看不見成為可見」是當時(2005年)策展總召黃文勇親自拜訪邀請參展人所訪談記錄十三位高雄在影像發展具有「影響力」及「代表性」的資深攝影家:石萬里、蔡高明、洪清雹、謝德正、鄭德慶、康村財、蘇伯欽、雷清立、王清課、謝三泰、黃子明、王有邦及陳寶雄家人。事隔十年之後,因緣際會與台灣藝術紀錄片的先驅者黃明川導演談起這一批DV帶如何能被再限的「可能性」及「價值性」,成為影音資料庫「公共財」之理念。正逢本次的策展計畫「能見度」的探討主題內涵與這一些「看不見的歷史」影像記錄相契合,再次委託黃導演以十年前所拍攝訪談的影像記錄資料為「文本」(text),透過重新閱讀、剪接,企圖回顧十年前這些影像記錄所展現的歷史價值與影像魅力。期望能藉由本次「能見度」的專題展出,再現這一些歷史影像自身「能見-可見」的靈光與風華。

「能見度」攝影展

策展人:黃文勇
展出藝術家:林柏樑、黃明川、洪世聰、蔡文祥、劉振祥、江思賢、邱國峻、 鄧博仁、馬立群、陳伯義、盧昱瑞
展覽日期:2016/ 5/21 (六) ~ 2016/6/12 (日)
新浜APin-Bien館、B展覽室
開幕茶會:2016/ 5/21 (六)15:00pm
座談會:2016/ 5/21 (六)16:00pm 「能見度」的微觀世界
主持人:黃文勇 / 與談人:參展藝術家
哲學星期五:2016/ 6/3 (五)19:00~21:00pm 「影像」的哲學性
與談人:黃志偉 / 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副教授、陳 蕉 /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所助理教授
指導單位:文化部
贊助單位: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高雄市政府文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