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藝術創作到公民參與的過程與觀察

從藝術創作到公民參與的過程與觀察

文|張雅萍

這幾年藝術家在參與各項展覽或是計畫的過程中,都會遇到工作坊形式的藝術計劃,透過工作坊的方式連結民眾與藝術的關係。為了加強在地連結的過程,開始把民眾共同參與工作坊也視為藝術創作計畫的一部分,在民眾參與的過程,這樣短暫的計劃裡能夠留下什麼樣的永續性動能?使得在當計劃結束後、藝術家不在現場操作的時候,啟發民眾自發性且自主地發掘,並透過這個過程能長出自信的養分,我個人認為這才是很重要的核心。

藝術創作從個人走向開放對話的嘗試

在藝術家接受的藝術教育中,著重的是藝術的呈現、脈絡思考的整合、生命歷程的轉折的描述,並將探討的議題透過藝術創作的方式擴及更多人了解,而引起更多人對這樣議題的重視與對話。這樣的創作形式透過觀展的觀眾以及展覽設定的座談會開啟交流的各種可能性,但這是很個人的研究與創作的產出,若要與更廣大的民眾深入的討論,這是一個較不容易進入路徑。最直接的民眾回饋是:這個是在做什麼?這個材料有要賣嗎?然而藝術家要討論的議題卻是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環境議題,更甚是人生的命題。

當藝術創作者願意開啟工作坊產生對話的時候,又會遇到哪些問題?有可能脫離、偏離原先設定的主題,以及預計希望獲得的回應卻被迫變成其他樣式。這些專業認知上溝通的落差,絕大多數來自於我們對於未知的結果恐懼,以及我們根深蒂固的結果論:一種看得見、並且大眾都認同的美感才是一件好的作品。在這樣的互動要獲得真切的回饋,要勇敢地接受在過程中,發生的各種誤謬,也就是允許這個計畫的執行中可以有失敗的機會。這些嘗試挫敗的過程裡,事實上隱含著許多大量的資訊,這些反饋正是讓我們看見可能性。

工作坊究竟帶了什麼樣的學習?

過去幾次與學校合作的工作經驗上,是透過工作坊與教案設計的方式,與限定的參與者,共同創作一件作品。因為穿插在當時的課程裡,並非完全在課綱裡進行系統性的操作,持續的影響力是困難的。在有限的時間內,能著手的便是從共同記憶點的方向,加深這樣的連結,促成更多的想法種下可以在未來發芽的種子。

2016 從海而來藝術計畫,珂間國小,藝遊新屋 環境藝術行動。

在這個多元資訊及進修訊息獲得較為容易的時代,透過各式講座、小型工作坊的研習、走讀的實地探我與實作,每個實際上參與公共性討論的人,都具備各種知識與技能。工作坊最終的核心目的可能是:透過這個聚集以及討論,理解社會不同狀態的每一個人觀看事情的角度,這便是一個田野的開始。然而工作坊最重要的引導不外乎除了脈絡上的閱讀和討論外,如建立起未熟識的人,在關係的建立中,都能充分的表達自己的立場,並且讓每個人都能達到充分的發揮。在這裡做為引導者的桌長,更需要的是陪伴與觀察,接住在這之中可能會被遺落的環節。

過去我在桃園龍潭的菱潭街參與街區改造的過程中,我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傾聽者,以及設法讓每個人的付出,都可以被看見。這個公平的被看見我一直認為非常的重要。一個成功的地方經驗,或者我們要修改成一個讓人回想起來,是溫暖的地方經驗。每一個人的努力與付出,都能充分地被肯定。而對一個地方最好的成長,應是百花盛開,每一朵花都有它美麗的樣態。我試著盡可能了解大家的專長,透過計畫有限的經費,設計一套讓參與街區的每個人都能被肯定的計畫操作,也希望這個計畫操作,讓街區的藝術與文化的核心能慢慢建立。我這個摸索的過程中,並不是從工作坊作為認識地方和夥伴的起點,倒是因為熱血而一起進入這個空間的大家,磨出大家合作努力的機制,努力的綻放煙火。中間的溝通與摩擦是一定存在的,但如何透過溝通和實作讓初來乍到的每一個人,一起在這個地方奮鬥的三年中,都能帶著收穫。這三年的經驗和反思,不再是事情或是計畫能否順利的完成,而是聚焦在這溝通的落差縮小。

2018 菱潭街興創基地過年版畫工作坊
2018 菱潭街興創基地過年陶板拓印工作坊 陶板製作藝術家: 22號播荷藍、白屋小集、張智宇、張雅萍

這次參與「再社區—過渡.聚合.創生」展覽中的工作坊陪伴導師,我便是將自己定位在觀察和發覺個別成員的優勢,以及作為一種橋樑,試圖了解以及鼓勵。

公民參與中的傾聽與磨合

這次參與的過程中,許多參與的成員已經具備各種了解地方的能力:可能是個別的興趣進修、工作上有參與這樣計劃的相關經驗。因此在討論的時候,都能用很快的方式進入自己想要表達我看見的地方。在這些討論的過程中,從分享自己的鹽埕生活經驗、以及自我介紹自己的專長和想像。此刻,我鼓勵他們把各種想法先全部丟出來進行整理,想法整理的過程中很重要的是:整理出可以連結彼此,並在有限的空間與時間,大家都可以彼此參與的計畫。

討論的過程中,不只是計劃上的執行和期程的討論,更多是透過對話了解彼此,將計畫整合與收束。我在此丟出了幾個問題,又或者要求:如何設計一個永續的機制,在沒有經費下,每個人都可以繼續操作的計畫?會這麼要求,重點是希望讓這個計畫延續並累積更多豐厚的對話。也希望這個操作的長遠性是往外擴散後,更多人走進這個計畫一起運作,增加它的廣度與深度。「畫說鹽埕麵」、「鹽埕飯包」兩個團隊的成員,都包含著很強大的先備知識與執行能力。並藉由有限的經費下建立出一個根莖般的架構,而真正的長成不只是一個展覽計畫或是幾次的走讀,我相信是各種串連的計畫之後的再連續。

公民參與和社會實踐的連結

這是高雄新浜碼頭的社區策展工作坊,前期的操作有「鹽埕書/抒憶」的線上直播討論,進行資料的收集與對話。藝術家在老人活動中心帶工作坊,並透過藝術家的指導,大家一起完成一個策展。與其說是一個策展,不如說是讓長輩們表達自己的觀點,更為貼切。而這些一點點的滾動早已是一個公民參與與社會實踐的進行式,並透過2021年社區策展的工作坊更聚焦的呈現。從藝術策展角度的高雄鹽埕,和從學員眼中看到的鹽埕,呈現出光譜的兩個不同面向,這樣的對照讓這個社區策展框架下,有了更多辯證與反思的對話。

替代轉向民間文化藝術的公共走向何處?— 第二線的再孕育場

替代轉向民間文化藝術的公共走向何處?—— 第二線的再孕育場

文| 邱駿朋

20多年的空間,乘載著太多不同的信念,由藝術家群體共同經營更為困難,但在理念不同之下,卻意志堅定的認同「公共」為此最高核心。替代空間轉向公共資源為其困難,但新浜碼頭的人、事、時、地各方面是個極為幸運的例子,不在台灣當代藝術的核心架構中、不具太多名利性、不能個人營利、甚至經歷過一段實體資源破爛的難以承擔時期,但相對的也不被有心人士所在乎、公部門也不加以操作注目,仍可做著自己,這得以讓藝術家們於過程中摸索、爭吵、協調、反思,逐漸達成共識,轉換各時期組織性發展。

想說只是過渡留高雄結果就留下了

回到2018年,新浜20週年剛結束,筆者在理監事會議上介紹著自己,除了陌生、緊張之外(當時甚至講話不清),更多是感覺到一陣陣奇怪氛圍,事因新浜與房東「明台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租賃合約,當年由發起人宋清田與好友,約定以二十年租約不變為由讓新浜在場地上無後顧之憂,當時空間能否存續的問題已到來,駁二藝文發展蓬勃下屋主決定將房產轉手,以及李俊賢(爐主)的病痛、新浜中生代藝術家更進入現有藝術經濟、美術館體制內,於是週年後認為新浜精神意志已是圓滿,但在外部空間相繼結束的同時,那次會議上有著複雜的氣氛以及某些說不出口的無力。

2008年開始,空間轉向公共性的開啟,相較當時北部所訴求發起與公權力機器的抵抗,新浜轉以「公共財」、「永續經營」為其二目標,對位美術館成立的草莽、生猛的公權對話時代,已開始萌芽到下一個階段,漸進組織化的新浜帶入大量的公民性質活動,更想做跨思考知識的傳遞,回想2020年7月,與研究員黃加嘉在訪談前理事長黃志偉時他說:

回國後台灣是一個主體性不明確的國家,台灣藝術家在國際上也很難發揮,你也很難走出去。為什麼2012年時出現了藝術跟公民論壇,因為我們想要打開,當時做Open Data的演講(第一代哲學星期五),回應大家的資訊不清楚或者被變造過,資訊取得僅在少數人身上,在公民有知的權利進而談論這些事情,在藝術圈也是尤其重要的。
例如讓公民組織在這裡進行秘密會議,這樣的平台才能擴張、對話,當時我們都是歐系偏左派的思維,知識性的對話以巴黎咖啡館的方式進行,這種思維才能跟地方產生關係,到後面的哲五也是如此,這些都是需要熱情的,而這些都是在顛覆台灣傳統的公民教育,我們以前的國民教育都是被殖民的,回國後我們都期待在各個領域改變台灣公民教育的影響。

黃志偉在某段訪談記著其中兩句:

「我們這輩是在清洗自己被殖民的血液,而你們是天然獨。」

「藝術家關心除了自身主體的創作上討論,不能僅旁觀別人痛苦下處理議題,作品需要誠實。」

然而每次聽完這群叔叔、姐姐們的願景,總是想到《天馬茶行》國族意志下秘密談論自身文化抱負,至今前輩們有時候還是會對著我們說,哪些談論公共秘密改革與私人情感錄影音像不要流出去等話語,回到現今,筆者仍會思考到底那些不該放的苦惱,這大概是天然獨的狀態,也可能是沒進入過那樣黏稠的團體氛圍。歷史知識/資產透明化傳遞,應為筆者在2018至2021年進入此民間機構,在年齡所即可初步處理的方向,如下 一、彌合世代差異思考 二、老派與新創之間尋找青年文化藝術的可能 三、以藝術管理發展文化行政的行動實踐案例,這三項已經相對困難複雜,卻於25週年研究調查下2021年間本文章仍須盡量提供訊息參照,編輯週遭社群的情況,本文也因身處位置有所執著偏差,深感內文的想法漏洞百出,仍努力談論高雄這塊部分過渡城市、社區、空間可能的藝術行動方法。

公民文化論壇的開始

圖1_2018 高雄公民文化論壇,新浜碼頭藝術學會提供 (2018 .10.6)

承接20週年之後,2018年的營運方向,如同本文開頭發展穩定至過渡,持續原有常態展覽、哲學星期五以及小型教育性質工作坊,卻相對面臨空間價值定位問題,筆者以當年第五屆理事長陳奕彰所主理專案「2018高雄公民文化論壇」,以及本會藝術經理楊堯珺與當時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林富莉理事共同合作「法律與藝術工作坊」視為當年兩項特殊發酵發展,在這兩項專案中工作坊雖具議題性,但參與對話方式仍為單向,以主講者帶動為主,未對參與者放置自發延續的期待,不在本次會定期與外部公共實踐者追蹤觀察,筆者將以文化論壇為開始撥解,公民文化論壇設計審議程序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KJ會議)為公民透過四大議題知情學習後聚焦討論研擬出一個審議議題,第二階段(公民共識會議)將審議議題透過公民共識會議研擬行動方案。比起以往,藝術社群自產知識性議題,由主講人帶動觀眾聆聽一段知識時間,共識會議讓藝術公民價值來到不僅有知的聽者狀態,試圖將以往舉辦講座的形式轉往議題討論會議或者工作坊的方式進行,雖準備期程較為冗長,但確實初步擺脫新浜長期為效益量化的活動式發展,學習著達到前理事長陳奕彰想朝往另一種打破同溫層的方式,論壇由現任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研究員宋威穎博士與現任北高雄社區大學負責人劉孟佳女士,作為公民性質的主持人、籌畫經理,讓操作不盡熟悉的藝術學會得以進入執行領域,且透過跨知識的對談講座交叉論點,使招募而來的公民了解高雄文化現狀,再行議題聚焦找出方案,概論到語言對話因此展開。

你以為的文創觀光城市,卻是當代藝文公共自主沙漠輪唱不論暢

初次的高雄公民文化論壇以1.藝文發展 2.文化交流 3.文資保存活化 4.產業連結與人才培育四個大方向行招募,筆者在當時聽到專案回傳的資訊為,計畫議題太大且發散,無法讓人就單一方向提出充足的政策建議,最後專案以招募來的公民選擇議題投票聚焦,暫化解問題,卻也因此看見公民知識實踐的經驗缺乏,地方文化風氣長期以城市工業生產(硬體)為軸向,即使在本次計畫運作調整下,思維問題並沒有因此獲得好的梳理,民間人群(軟體)自主的缺乏,藉由流向某個中心(政府、單一組織團體)執行,雖容易聚集方向,也容易帶起高雄地方意識僅以城市為驕傲的自傲心態,易形成有意識卻未有多方面行動公民氛圍,也就是內容是為空的情況,各項文化思辨需要更長時間培釀得以形成。

未流通的訊息隱藏漠視,為更長期的加壓惡臭。

也因此,公民招募來的民眾也遇到公共知識質量匱乏問題,對於文化環境是好奇卻陌生(本招募以公開抽籤方式進行,做到公開透明),期間運用培力式的填補一些知識上的不足,基於民眾僅於好奇參與後的卻步,最後由報名之公民現任職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林晏渟博士,匯整公民會議資料行記者會發表,並且於2019年至2020年間中山X新浜發展區域性環境,基礎培養與拉抬民間文化意識工作,並於本刊下一篇〈新浜的公民文化傳習館,開講ê好所在〉林博士將談論兩年間所處理的公共方向,2020年起延續計畫由現在任職中山大學科技部社會實踐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邱俊達博士,進行「再社區—過渡.聚合.創生」社區策展作為藝術陪伴與培力方法。

圖2_再社區展覽現場邱俊達策畫_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提供2021.4.10~2021.5.9)

90年代公共抵抗之後,現為想像藝術公民的烏托邦,下一階段城市質地的公共培養,或許這為進入幾十多年的非營利藝術機構需互為面對的中介課題,國家公共資源來到實體化的僵硬,我們更需勇敢的表達及傳遞訊息,公共不只是硬體(城市地標、節慶),需要思考軟體(人才、文化思想)方法何以形成並且永續,才是凝聚眾人對下一波文化素養的真切改變,2018年前高雄或者新浜未有明確的賦權資源方法,或許時機不對又或者公共性在每一世代都在做中學的回應當下,但我們需確定,當權力者未意識現況,埋藏停滯而散發的無意反撲,民間組織遇到龐大的體制問題,規訓且脆弱的成為順民,那似於死水將形成文化的斷裂。組織需盡可能需要運用公共市場找出相對應的經濟模式形成平衡,藝術在小眾下不應再僅於衝撞的方式進行,世代間媒體認知操作、青年藝術家習性的改變,衝撞抵抗已是公民世代最為無可奈何的手段,顯現當代藝術對於公共的分工已經到來,必須說:還好,我們存有檢討意志並可自主的行動力。

文化人總想著很多期待,都是身體意識的一部分,已不只是是介入,期望從概論走到實踐,筆者很喜歡長期醞釀的知識生產,例如哲五的概論時期至現在社區的實踐時期,但若下一階段想像賦權、多樣性,在未有相關環境成果實踐,談論公共失敗後,請不要為誰惋惜。

青年藝術在組織的效能,前輩藝術家的足跡
浮浮沉沉多一點少一點,十年高雄

某次在FB滑閱一位臉友十五年前的朋友群照,裡面有著幾張熟面孔,自由撰稿人、大學教授、高中教師、燈具商、前藝術經理,當時默默與一旁的助理講了一句話:妳不覺得歷史正在重演嗎? 好像我們都在再現上一位身分者所走往的道路。

產業多樣性已經靜止甚至後退。

高雄區域在現有當代藝術與學院養分不足的現況下,轉往公民與藝術發展走去,在台灣當代藝術成為不同的一條路徑,這項調適經歷十幾年間的實驗,在藝文產業再次趨強的2013至2016年新浜沒有因此完全轉型成全畫廊的狀態,在2018年至今產業蕭條的現在,空間也沒有因此結束,多元性不過度審查變為最重要的存在,空間不能用某種類別、身分、材質、主義去定義,因此才有效的去轉換每個時期所可著力的方針「盡可能的自由」,但也如此,運用文件調查的方式去觀看近年空間計畫,常常找不到自身具時間議題脈絡的著力點,大多展覽空間的自產內容都是短暫的。

圖3_勝雄慣常陳坤毅街區導覽_新浜碼頭藝術學會提供 (2020.10.17)
圖4_大譜普市 一座偉大城市的技術指南人人社區蔡佩桂策畫高雄市新浜碼頭藝術學會提供(2019.11.09~2019.12.01)

回想剛進入此工作、適應空間的同時,不知道如何發揮資源,形成一種形式化照表安排的窘境,當時坐在辦公室的筆者剛好因為李珮瑜的關係認識她的伴侶郭柏彥(萬事屋爸爸桑),筆者對著爸爸桑抱怨,不知如何開啟新一世代的網絡關係,他建議我可前往一盞咖啡或者百樂門酒館,現在較多次文化討論都在那裡產生,往後因此才進一步認識河南8號的團體、環南道的何郁琦、駐地於大林蒲的公民記者張已亷⋯⋯等多元群體,但即使認識且多次嘗試合作,新浜想再次作為發展前衛思想的起源地還是困難的,畢竟群聚的場地氛圍、擺設已不存在,專業的組織化跟類畫廊場域,將對最感性的藝術效應發展相互牴觸,工作與生活場域已確定分開,「社群」已在外部,大多前來的群體(包含青年)變為處理某項計畫問題,這不是對現況的否定,而應要談論空間已進入下一個身分的應用「中介身分」,它正可以化解所謂身分不對等的體制現況,可讓藝術家在非官方平台演練藝術環境、身分處境與資源運用的自省,學會執行小組(理事群)持續進入次文化的生活場域,理解現今藝術環境在發展什麼,能夠聆聽賦權,就能夠減少地方派系的中心問題,但前提組織運行必須健康流動,並且關心著外部傳遞資訊,才能再次形成差異多元。

公共意識多年間逐步打開、自媒體的迅速,自今難以密集出現大規模的反抗性事務,這是民主透明化的過程,再者因為透明,權力機器學會轉往更精密的運作模式,藝術不應停留在抗爭方法,必須以歷史經驗尋找制衡的可能,我們現今更多是回到對自身的檢視,並回應現今台灣當代藝術歷史乘載的近30年,世代間硬體轉換之運用。

圖5_一盞咖啡現場_賴曉瑩提供(2021.5.3)
圖6_萬事屋活動熱狗蜜穴居Mess Age StudioXBansu House聯合帝國竹萱提供(2021.4.11)
圖7_河南8號現場_賴曉瑩提供(2021.5.3)
圖8_萬事屋活動熱狗蜜穴居Mess Age StudioXBansu House聯合帝國竹萱提供(2021.4.11)

結語,島嶼文化疊加成為常態,不再是搶救歷史

高雄藝術經歷過1997年與2018年兩次規模性的場域低潮,於當下,筆者或者前來展場觀看的群眾總會談及於現況的焦慮,近期民間漸漸開始調整營運模式,比如《白色記憶藝術空間》開始有少許門票收取,《序藝術》在展出時配合小型畫冊出版增加資料化與收入,《未藝術》在作品銷售門路轉型…等,給使用者接受不同空間所發展出來的樣態,因為這樣的低潮各自發展出以往沒有的新文化,高雄藝術環境現在雖難以形成一個藝文產業聚落,藝術產業回頭、大機構時代的資源靠攏,疫情對國際、實體場域的封閉,這樣困難的環境下,也加速改變以往的形式規則,如同第一句所提,近年能意識到的兩次環境變化,以一個生態環境的角度看待,或許這種野生的感覺,得以讓這個地方明顯的被看見拉鋸、拋棄傳統的現況。

而於新浜工作的期間有幸遇見文化的接續與反動,也聆聽到各種聲音及建議,常常會有人說它的歷史包袱太重、要不換個名字、又或著改良成員進出的規則,卻可能僅達到宣言或是一項行政流程的操作,不妨回到這本刊物找尋回來書寫的年輕創作者們,似乎不再是單純地以一種前衛性表現示眾,如何思索這個空間再次翻炒成一種創作,多了一些歷史復刻、回探家族、尋找連結、以及新舊朋友的相聚離別,也因此,無法躲藏的現在,如何將下一階藝術發酵較為透明的文化場域,以及新創資源的想像、實踐是值得思考的事。

最後,輕鬆地聊為什麼開始專注社區社群,可能剛好跟個性有關,或者至今樓下的三強船務,仍搞不懂筆者為何下午才上班也不清楚樓上在做什麼,又或者終於打完這篇文結束時,剛好聽著淺提樂團的《永和》,一群常北上工作傳遞聲音的人們,說著 「親愛的朋友你知道嗎?」想那樣簡單說出口並且想與他人聊個天。

幾年間,民間擁有中介意識的組織必須體認,藝術實踐的方法已來到「社區」不只是藝術社區。

新浜的公民文化傳習館,開講 ê 好所在!

新浜的公民文化傳習館,開講 ê 好所在!

文| 林晏渟

“En un jardín crecen más cosas que las que siembra el jardinero".
「花園裡長出的東西,遠比園丁種下的多。」—西班牙古諺語

若將場域空間比喻為花園,而其中的社群視為園丁,如何在這片鹽漬的土壤中撒下種子,萌芽、茁壯成富有自我風貌的花果?

這是一段藝術空間與在地社群相互陪伴、賦權的過程……

圖1_舊港團隊成員騎乘三輪車前往社區駐點。

時任中山大學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舊港區團隊(以下簡稱舊港團隊)博士後研究員,再度回到雙親早年曾工作過的鹽埕區,於2018年7月進駐成為新住民,在初期盤點後,發現日治時期為政治經濟中心的鹽埕區,因人口、產業外移而老化,形成萎縮社區(Shrinking community),導致公共空間狹小,社區凝聚力不夠,僅管近年成立駁二藝術特區,試圖轉型為文創觀光社區,但由於缺乏健全的藝文產業鏈,加上在地與特區因過去歷史文化脈絡,無法產生連結,往往使得新舊居民在現實狀況下無法久居、生根在地。盤點現狀後,舊港團隊和在地智識形成跨科際研究(Transdisciplinary research)——融合文學、政治經濟學、認知語言學與在地智識,以「促進公民參與」為計畫主軸,利用目前攤商仍在使用的三輪車作為擾動媒介,探索社區的需求,進行研究理論與實務間的對話,試圖探索回應之道。

在參與新浜碼頭藝術空間(以下簡稱新浜)主辦的「2018高雄公民文化論壇」後,對於高雄藝文空間與產業的背景,有了初步的認識與梳理,也瞭解到在地深耕23年的新浜,在文化、社會等在跨域上的耕耘。於當年的國慶日,與新浜碼頭藝術空間成為夥伴單位,提出「公民參與FreeStyle」計畫,以促進一般民眾的多元公民參與為主軸,思考藝術在其中的可能性。取名「FreeStyle」本有其混搭而多元的意涵,期待空間成為行動辦公室後,能對異質性的在地社群更顯涵容(Inclusion);也寄望透過開發符合在地文化特性的意見調查,讓過去長期沉默的居民能更為自在地說出意見、想法,成為當地的傳聲筒。除了進行田野調查外,還能共學共作社區提案,獲得更多資源,與外部組織或公部門對話與串聯的機會。

圖2_參與公民文化論壇

兩年半以來,持續與空間藝術家、經理與理監事進行多元的在地參與促進,讓公共參與成為生活日常,輔以合乎在地文化脈絡的討論形式與社區會議來進行。與其說相互培力,倒不如是彼此維持成熟與開放的心態,經過持續溝通與社區提案協作的試煉後,產生融合「藝術」與「社會參與」的新知識生產方式與技術移轉,同時顧及人才培育上的延續性,期待撒下種子的土壤,最終長成具在地特色風貌的花朵、果實。一段時間合作耕耘之下,倒是在社群連結、組織協作方式上能另闢蹊徑,擴展空間的公共性。而雙方在合作過程中,也逐漸形成環環相扣,相互影響的正向循環。 

在地社群的深化、擴展、串聯

在促進公民參與主軸上,舊港團隊與新浜尋找適合的公共討論方式,在社群培力的過程中,採漸進式深化,透過開放式會議工作坊、焦點座談、社區會議、共同提案教育部「青年好政」的舉辦,在討論設計上以普查方式,盡可能做到受訪者性別、背景、年齡、職業的多元性,使藝術家與相關利害關係人互相交流、討論。此舉雖加深共識凝聚的難度,不過在促進參與的初步部分,新浜認同也理解我們試圖突破同溫層,容納多元聲音的作法。從實際操作中,舊港團隊開始去梳理過去藝術學會在過去社區介入的創傷,以及思考如何形成空間與在地社區間適當的介入,與身為NPO(非營利機構)的困境,研議如何建構與延續組織營運的中長期效益。

因此,舊港團隊提出「AAA」的技術移轉機制,同理藝術組織與產業整體相對脆弱、匱乏的處境,建立系統性的策略方向,在擾動介入方式上,力求經濟上可負擔的(Affordable)、技術易取的(Accessible)、親近在地文化的(Approachable);將計畫大部分的預算投入於人才培育,試圖緩解藝術組織鮮少人事編制的部分,增加擴散與延續性。於2019年7月,連同社區代表共同徵選了出身鹽埕的新浜藝術家李珮瑜,進行階段性人才培育,分為社會參與、田野調查、社區提案的階段性訓練,舊港規劃社會參與和田野調查,新浜則負責藝術社造與駐村上的協助,成為新進藝術家的曼陀(Mentor) 。

圖3_ 開放式會議工作坊2.JPG 的副本
圖4_青年好政自主演練

社群多元性的深化,主要是透過與PIN sstudio別件室合作文化部委託國立台南生活美學館自主參與類提案「鹽埕抒憶:金工工作坊」,深化在地關懷的面向,將舉辦日期集中在週間,鼓勵在地居民參加。舊港團隊規劃工作坊前的遊戲式田調,應用筆者學術領域中的語言與認知方法論(Nijmegen Methodology),訓練新浜成員駿朋、珮瑜為調查員,瞭解居民對於在地意象。此為筆者首度進行跨界主題運用,設計符合在地文化的轉譯與遊戲調查,除了讓跨世代的學員(5歲至75歲)在工作坊前,透過遊戲式田調共同編織在地文本,也建立了彼此的連結,別件室也因此擴大了客群年齡層,與在地單位合作的面向。該次大學與社區間的首度協作,過程中互為主體的運作方式,讓雙方對於彼此的策畫與執行能力,逐漸產生信任感,衍生出長期的伙伴關係。

圖5_金工遊戲室田調

互為主體的交往,成為公民文化傳習館

舊港團隊在2019年3月接觸鹽埕老人活動站的佛臨濟助會後,成為社群連結擴展的開始。首先,因應需求於2019年7月份開設了桌遊課程,針對活動站志工與研究助理訓練的設計培力工作坊,便舉辦在新浜,逐漸引入了在地中高齡社群;稍後,由於桌遊課的奠基,在2019年9月至12月間,舊港團隊與新浜藝術家珮瑜、高美館協力,進入活動站開設手工藝課程,年底與在地店家聯合的成果策展「埕樂會」。而與再帶領藝術家進入社區的合作其中,著實讓筆者難忘的,莫過於疫情期間,由湯皇珍老師帶領的「成忘老太太」的午茶時間,從事前接洽到完成,除了顧慮到疫情,還有現場長輩的狀況,充分尊重計畫與社區成員。而湯老師在展演互動後,開創出臨時對話的空間,與參加的長輩對於老後記憶衰退等的過程產生了共鳴、連結,一時之間,長輩此起彼落抒發對於老年生活的想法,交換心得。筆者見習到新浜藝術家如何形成開放式場域的方法,也有了彼此所經營的社群相互串聯、交流的機會。

這樣的深入交流,後續影響了珮瑜的在高雄市文化局補助的社造案「勝雄慣常;建國市場駐村計畫」的創作:因市場內長輩的期待與顧慮,珮瑜思考再三後,修正原有的計畫,採尊重、不過分打擾的在地藝文擾動方式:由打狗再興文史會社陳坤毅進行建物歷史解說,混搭新浜理監事曾玉冰老師的指導下,十多位的小小學員將建國市場的人、事、物,「畫」為舒服而和諧的創作,輔以3D的市場空間靜態播放,也和攤商長輩、關心市場的居民,在市場沒落後,還能共織出溫馨而富有意義的集體記憶;同時也讓彼此反思,所謂地方的期待,不是人留下來,通通發大財,才是唯一的選擇;還有社造案執行時,要能不失原有精神,進行滾動式修正的能力。駐村計畫結束後,珮瑜也持續透過優秀的創作能力,將素材變成再創作的能量,紀念市場間的每一個當下的情感交流(註:部分計畫成果在今年4月份已於新浜展出外,也將於今年11月份在鹽埕黑白切展出)。

圖6_湯皇珍在活動站的下午茶
圖7_勝雄慣常照片

協助在地新興人民團體「鹽埕研究社」的成立,則是讓舊港團隊與新浜變身為人民團體的培育園地。自2019年中籌備期,到2020年7月的成立大會與大稻埕文創團體舒喜巷的雙埕會,以及社區提案工作坊,都在新浜進行,成為在地培力工作站。在籌備期產生的走讀活動與地圖繪製,也由新浜撥出部分預算支持,舊港團隊進行路線踏查與輔導,研發有別於文史形式的素人踏查路線,更進一步擴展至友善社群。除既有的藝文講座活動外,從審議式討論、桌遊設計訓練、人民團體籌備成立、社區提案撰寫,還組過船隻模型喔——都發生(聲)在這個白盒子裡,成為名符其實的公民文化傳習館(Civic & cultural pavilion)。

圖8_20200810 社區提案工作坊

伙作關係的質變促成對話、交流方式的多樣化

以信任為基底,雙方從發想、規劃到執行,都同步討論、投入,建立起互為主體的合作關係,逐漸促進空間的涵容性;而計畫成員與社區內的社群,接觸變得更為頻繁,心態也更為開放。除了每周固定蹲點,每個月固定一至兩次的進度更新,雙方在合作資訊的連動上,幾乎可以說是同步:討論主題小至個人、社區日常,大到未來研究計畫與空間營運方向,可以說是無所不談。如此開放、可淺可深的談話空間,令筆者深感幸運,沒想到竟然在學術場域外,覓得有志「藝」同的好伙伴。 

因接觸社群的擴大,對話方式也漸趨多元,與年輕藝術家及相關利害關係人,能透過審議討論方式,共同探討以藝術介入社區的困境與可能性;而對社區內年長社群,則是使用以上討論法,轉譯為切身的生活語言,鼓勵其參與相關藝文活動。因應疫情的社交距離限制,舊港團隊在空間內進行全台(灣閩南)語的參與式直播—「鹽埕大小聲,聽恁講心聲」,加入伙伴駿朋建議call in/out在地鄉親作為參與促進的方式,解鎖了直播以往被視為是單向側錄的刻版印象;內容設計除重現長輩的社會參與活動,也透過簡單的訪談遊戲增加互動感,或促進在地的藝文發展;語言使用是為了增加親切感,讓公共討論生活化,同時也蘊含向新浜「南方生猛」的形象致敬。

圖9_舊港區團隊在直播中示範,
如何進行保持社交距離的桌遊

持續的交流除了影響藝術創作外,也讓舊港團隊與新浜激盪出與眾不同的調查方法,如2020年協辦第十一屆「新樂園Emerge新秀策展人培力」,即是通過徵件海選、培訓後,提供經費與空間讓新秀策展人有實作的機會。當時筆者受新浜推介,於台北、高雄和花蓮分別進行符合場館主題的田野工作坊,因應高雄的「南方」主題,特別邀請不諳華語的印尼助教Uswa Hasnah,進行「非關語言」的田野調查設計,應用筆者所習得的語言學方法論,從介紹世界文化的共通與多樣性開始,讓新秀藝術家發想,如何在語言不通的狀況下,使用工具(如圖片、貼紙、玩偶,甚至比手畫腳等)來調查認知範疇,與受訪者一同瞭解、探索,所建構的即是共創的田野調查設計。筆者協助藝術家與受訪者之間建立起參與式設計,也發現學員先備的創作能力,有益於進行非語言交流與探索的過程,於當下共創出具多樣性的策展素材;如此動態的調查過程,令助教Uswa感到非常有趣而新奇,成為彼此美好的體驗。僅管在時間限制下,實作調查只允許短短20分鐘,但當中學員彭美綺,卻能將其當下的設計與採集素材,轉化為策展成果於新浜展出。

長期互為主體的協作模式,除了讓在地組織如駁二表達典範轉移的合作意願,也讓公部門看見了:2020年11月,高雄市政府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發現舊港團隊新作坊電子報上一系列的行動紀錄後,主動邀請設計有關公民參與促進的研習課程,共計43位高雄學校及機關的第一線公務人員,來到空間進行「有民參與,市政更好」的公民參與研習課程,首度成為地方政府公務機關第一線人員的研習地點,成為全方位的培力工作站,展現大學與社區共同協作的階段性「埕」果。 

圖10 _ 學員運用玩偶、繪圖等工具與助教Uswa進行食衣住行調查
圖11_20201116_高雄市政府人力發展中心研習

公民參與的最高境界,就是自主參與,依自己的能力,與利害關係人公開討論、規劃,與執行對社區有益的事,從當中學會如何培力、當責,為了在地公共事務而盡一份力。事實上,凝聚共識,持續協作,談何容易?然而,儘管環境的匱乏也許限制了我們的想像,若能悅納異己,保持彈性開放,解鎖自身、環境的限制,也算是一種創新吧—此乃筆者於執行計畫過程中,從研究團隊、空間成員等身上所感受到最為深刻的部分。舊港團隊目前已有新浜與研究社成員擔任幹部,未來將持續其在公共利益面的討論與執行,也是期待其吸收研究計畫的視野與能量後,持續維持組織間的溝通與協作,成為研究型的社會實踐。而新浜也在營運上,逐漸擴大挹注在長期專兼任人力的招募、培訓,實為藝文界少見的狀況。

依照現下流行的「地方創生」,新浜身為南部指標性的藝術空間,也面臨要如何實踐其社會責任等相關提問。以筆者身為文化與社造的新人,同時也是回鄉者來看,在避免過度擾動地方文化前提下——先求不往生,若能自主創生「活」——就是相當負責任的作為了。在許多當代藝文空間,如風中殘燭般紛紛消失的後疫時代,新浜依然佇立,與舊港一同培力新人與增強組織韌性,成為多元社群的對話中介,持續拓展其涵容與公共利益性。新浜以當代藝術的角度,發掘社會議題,提供洞見,鼓勵社會參與式的共同創作,成為全臺最為「另類」的藝術空間:可以是公民小客廳、培力工作站、在地直播間與社區遊樂園,讓一般大眾有機會瞭解、接觸、開講,甚至與之共創,不也是回應當代社會議題的展現嗎? 

[註] 筆者執行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兩年半來,因前理事長陳奕彰、前經理楊堯珺開啟了合作契機。過程中,更與現任經理邱駿朋,理監事曾玉冰等,以及合作的藝術家李珮瑜等人,一同共學共作,讓筆者有機會沉浸於空間創作能量中,結合自身的專業,注入跨領域的研究能量,研發出另類田野調查設計,拓展了自身方法論應用的視野。在此致謝所有參與過計畫與社區成員,沒有各位前期的耕耘與反饋,不容易看到過程的成長、銳變,無論是留下持續深化者,或另有他為者,均期待所居的環境、以及生活於其間的大小事,持續在共好、共創的路上。文章內容若有錯誤不當之處,均為作者個人疏失。 

【新作坊行動紀錄電子報(依發行時間排序)】
[1] 林晏渟,(2021)。〈一同埕心埕行,生活中的公民參與研習紀實(下)〉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88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101/articles/376 

[2] 林晏渟,(2021)。〈一同埕心埕行,生活中的公民參與研習紀實(上)〉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87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100/articles/371

[3]陳姵㚬,(2020)。〈轉動吧,齒輪間的公民意識〉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81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report_paper?id=350

[4]林晏渟,(2020)。〈社交「零」距離,地方直播任我行〉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79期防疫專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report_paper?id=340

[5]林晏渟,(2020)。〈創生之戰的新手攻略:大學與社區聯盟打怪記〉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76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89/articles/327

[6]宋威穎、阮敬瑩,(2019)。〈當藝術遇到社區:藝術進入鹽埕的在地意象與反思(下)〉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73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report_paper?id=316

[7]郭泓鑫、林晏渟,(2019)。〈【鹽埕抒憶】敲打回憶的在地文藝復興之旅〉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72期,網址: 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85/articles/313

[8]宋威穎、阮敬瑩,(2019)。〈當藝術遇到社區:藝術進入鹽埕的在地意象與反思(上)〉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72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report_paper?id=312

[9]林晏渟,(2019)。〈大學團隊與社區伙伴的共學共作雙人舞——「社會參與藝術」實驗在鹽埕〉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72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85/articles/311

[10]林晏渟,(2019)。〈公民小客廳的全民開講,Action!〉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66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79/articles/287

[11]宋威穎、林晏渟,(2019)。〈另類參與式討論的想像與操作—開放式會議工作坊紀實〉刊載於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65期,網址:https://www.hisp.ntu.edu.tw/news/epapers/78/articles/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