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踏查的身體體會植物的生命—「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2022曾琬婷個展」展覽座談側記

藝術家|曾琬婷;策展人|黃志偉;與談人|鄭勝華
撰文|施友傑;拍攝|林謙恩

展覽現場,作品《海或許不平面》,植物標本、畫布真空裝置、聲音裝置,65X130CM

屬於個人的散步─田調─創作

本次藝術家曾琬婷的個展,邀請藝術家黃志偉擔任策展人協助展覽策畫,並將個展名稱取為「植織履」,意即:「植物」、「編織」,而履則具有「步履」以及「履行」之意。而展覽的外文名稱為法文的「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則分別有著「探索(exploration)」、「編織/質地/文本(texture)」與「植物(végétale)」的意涵。關於展覽名稱,黃志偉有意藉由外文名稱的設計,希望表現出這一次展覽是屬於琬婷「個人專屬的視野」的一次個展,因為此次展覽一改琬婷過去主要以壓花藝術為主的創作風格與類型,取而代之的是使用繪畫、裝置等媒材於展覽之中,嘗試以自身的生命經驗開啟與環境、植物以及個人之間的對話關係,凸顯藝術家個人的生命經驗與狀態。

展覽可以區分成三個展區:第一區在新浜的入口處附近,展出的作品有以海岸林木麻黃標本製作而成的《海或許不平面》裝置作品,以及將南部海岸的珊瑚礁地景為對象進行繪畫的《島嶼地景》與《湖光珊色II》、《湖光珊色III》;接續的第二區,首先牆面上的《植物肖像計畫》則是延續《湖光珊色》系列的繪畫作品,是藝術家以防坡堤兩旁的植物為觀察、進行寫生描繪的植物寫生作品。此外亦有《荊棘風景》,使用三種編織方法,表現林投樹在不同群族之間的編織文化;最後一個展區則展出了二件作品,其一為《瓶裝風景II》,是藝術家在花蓮秀姑巒溪出海口的奚卜蘭島採集的植物所製成的玻璃標本,而另一件《強佔風景》則是使用銀合歡所製作而成的手抄紙,及其種子所創作的裝置作品。

展覽現場,作品《瓶裝風景II》,植物液態標本,玻璃瓶,380X35CM(林謙恩拍攝)

這次展出的作品形式,擺脫了琬婷以往較擅長的壓花植物創作,反而從另一個角度──自身經驗,來回應這次在植物材料上的選擇。琬婷選擇自己經常散步的防波堤,或是自身關注的海岸為出發點,將展覽與作品的核心拉回到自己身上。策展人黃志偉在座談中曾提到,這些繪畫或新的裝置型態,都是藝術家在面對自然環境,或是在自然走動之後,所呈現的新的視覺表現形態。在此過程所採集的海邊植物看似雜亂,但對於琬婷來說其實也類似一種展示,等待著被她發現。這些材料看似沒有直接地與環境產生關連,抑或是些無用的植物,但對於藝術家而言都具有特定的藝術價值,以及其他的觀賞方式。這也正是呼應了策展人對於此展覽的定位:屬於藝術家個人專屬的藝術視野。

展覽現場,作品《植物肖像計劃》,畫布、壓克力
展覽現場,作品《島嶼地景》,畫布、壓克力,52X72.5CMX4(組)

返回身體肉身的感受及土地的連結

此展覽的另一層次是如何藉由植物來回應藝術家的感官情緒以及外在議題。對琬婷而言,植物素材幾乎已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了,自己接觸農藝、植物等理論已經有20多年,最初接觸的是壓花藝術的創作,這也是她對於植物美學與概念啟蒙的開始,後續在米倉[1]才開始接觸到許多不同領域的當代藝術家,也才開始對於藝術家這個身分和當代藝術有了想像。而這次個展在籌備的過程中,其實她不斷地思考該如何展現新的表達方式,嘗試清空自己的過去。最終決定以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選擇近幾年經常走動的防坡堤,以及海岸線為踏查場域,進行相關植物素材的觀察與採集,從其中去談論自己與環境、與自然土地之間的連結關係。

展覽的另一個看點是,藝術家在材料使用上的轉變。琬婷不再以過去創作壓花藝術常使用的花卉或植物材料,轉而選擇有根、與土地相連的植物素材。「過去我比較是把植物當作材料,而這次當我開始省視這些植物所處的環境、地域,或是人文相關的連結,這都讓我對於植物有了另一種觀看的方式與視野。」對琬婷而言,在蒐集這些材料的過程,像是在進行初步的創作了,不論是對植物材料的觀察、田野採集,抑或是後續的處理,這之間有著許多的身體勞動與行為感受,這讓琬婷得以開始思考過去創作時較少碰觸到的議題:植物與自身、植物與環境、地域,乃至於人文的連結關係。

展覽現場,作品《荊棘風景》局部,林投裝置,尺寸依現場而定

與談人鄭勝華認為,從九○年代開始,臺灣的藝術家們開始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忠實、誠懇的面對自己的不足,包含自己對於自然環境或土地的不重視,並回到自己的狀態裡面去發展,這時候才是真正藝術的開始。琬婷有意的選擇一些我們一般認為較無用的植物、甚至被討厭的植物,但在其選擇之間卻能衍生出更多與植物相關的議題,諸如包括社會、生態、經濟、地景等等。這樣的選擇在媒材上開啟新的可能性,同時她的創作可以被含括在當代藝術的範疇之內。

展覽現場,作品《荊棘風景》局部,林投裝置,尺寸依現場而定
展覽現場,作品《荊棘風景》局部,林投裝置,尺寸依現場而定
展覽現場,作品《強佔風景》局部,手抄紙、銀合歡種子,尺寸依現場而定

田野調查的使用,成為了當代藝術家重新掌握「物件」與藝術家之間關係的方法之一,鄭勝華提到:「所謂的田調,其實是回到關於身體的討論,是回到身體作為一個『肉身』的感受上,來思考與『物件』的關係,這樣的身體狀態是跳離了文化身體的框架,返回肉身的感受,以及肉身與這些材料開展出來的層層關係。」因此,琬婷這次以跨領域與田野調查作為接觸材料的手段,以個人生命經驗出發,重新思考可能的表現形式,並藉由許多不同的作品及其行事,來向觀眾提出自己的觀察與提問。

從繪畫再思考與植物的關係

展覽現場,作品《植物肖像計劃》,畫布、壓克力

從上述內容可以知道,為了這一次的展覽,琬婷嘗試了許多過去不曾實踐的方法,例如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進行觀察,或是以田野踏查的方式重新思考與土地的關係,其中最重要的是,放棄原先擅長的壓花藝術,改以繪畫作為創作的手段之一。儘管會開始進行繪畫,對於琬婷來說並非刻意為之,更像是受到疫情導致的情緒感受,使得她選擇用繪畫來解決自身的情緒。但就因為這個因緣,她開始嘗試透過繪畫的媒材與技法,描繪自己一生所關注的植物花卉。

所有展出的作品之中,關於繪畫的作品有兩類,一是以南部海岸與離島珊瑚礁或珊瑚的《島嶼地景》、《瑚光珊色II》與《瑚光珊色III》;另外還有《植物肖像計畫》,描繪在田野調查過程中所觀察到的植物。這些繪畫可以看見琬婷對於植物花卉的敏銳觀察力,明確地將植物的型態與器官捕捉起來,尤其是在《植物肖像計畫》的作品,她使用了高彩度的鮮豔色彩,並刻意的描繪植物開花綻放以及花蕊的細部構造。對琬婷來說,她在創作時有意地畫出這些植物的原始狀態與繁衍特徵,是希望能更直接的傳達植物生命的面貌,並藉此來思考我們個人生命的生活面貌與型態。

展覽現場,作品《瑚光珊色II》,畫布、壓克力,22X27CM/4張

就像是《瑚光珊色》系列,作品目的是想要傳達珊瑚所面臨的環境變化危機,但琬婷不呈現珊瑚白化的死亡、悲戚感,反而選擇珊瑚在白化前會進入的螢光化階段,透過生命走向死亡之前那努力綻放的時刻,來作為思考生命的一種回應方式。藝術家曾琬婷在這次個展,藉由過去鮮少使用田野調查與繪畫等方式,然而在本次展出的作品之中,卻都能感受到琬婷過去對於植物媒材的觀察經驗,以及壓花藝術創作時的美感累積,持續影響在這次的作品風格之中,並透過藝術家長期於南台灣進行移動、踏查、採集等行為,讓我們能夠細膩地去觀看到,藝術家企圖在展覽中傳達給觀眾的訊息。

 [1] 意指屏東米倉藝術家社區,可延伸閱讀:董維琇〈在地文化與社群參與的藝術能量:米倉藝術家社區藝術家進駐計畫〉,《視覺藝術論壇》,2007年,頁5-20。


  • 「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 2022曾琬婷個展
  • 策展人 Curator|黃志偉 HUANG, CHIH-WEI
  • 藝術家 Artist|曾琬婷 TSENG,WAN-TING
  • 展覽日期 Exhibition dates|2022.07.09(六) – 2022.08.07(日)
  • 活動頁面網址 Event Page|https://fb.me/e/1TonLgB9U

「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 2022曾琬婷個展 策展論述

撰文/黃志偉 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專任副教授

走在這條路上,此路乃非一般之路,與其說是路,不如是條界線,一條海與陸的界線-防波堤。圍繞蔓延在防波堤兩旁的各種海岸植物,在海風落潮中浸染鹹濕,在雜亂叢生中掩飾了他們獨特的姿態與生命韌性…

南屏塗家厝海堤夕陽(曾琬婷拍攝)

閒散日常

這一防波堤位處於東港南平的塗家厝海堤,是藝術家曾琬婷的散步日常,是一條自我淨化修護能量的散步路線,穿越海堤走進大海與堤防之間的潮澗帶,馬鞍藤、大花咸豐草、刺藜、荊蔓、菟絲子、飄拂草、疾藜、馬齒苜、林投、檄樹、金武扇仙人掌、黃槿、大葉欖仁、銀合歡、構樹、木麻黃、椰子、瓊麻等各種海岸植物吸引著曾琬婷的視線,這些海岸植物對藝術家來說不僅是日常閒散步伐中的抒情風景,更是挑起她創作敏感神經的刺激對象,長期以壓花藝術做為主要的創作表現形式手法的她,對植物的形、色、質地和生命特性更有著相當純熟的認識,包含對植物採集、乾燥、壓製和保存等等繁複的處理技術。這些植物生長於海岸沙地,具備著耐乾旱、高鹽分、強風的特性,並發展出其對環境的生存適應模式,如深根性、植株低矮或匍匐生長,莖葉肥厚被有蠟質,絨毛、莖節上能長出多數不定根、並以特殊的方式散佈種子等,不僅有防風、定沙的作用,亦讓內陸的道路、農田、房舍及動植物多一層保護,也為灣岸海堤妝點出幾分色彩。這些濱海植物的特性,於無形中也牽動著台灣這塊島嶼的歷史、族群和社會之間的生命關係性。

展覽現場,作品《海或許不平面》,植物標本、畫布真空裝置、聲音裝置,65X130CM (林謙恩拍攝)
作品《海或許不平面》木麻黃葉片特寫。(林謙恩拍攝)

在此路-界線上閒散逛遊,曾琬婷在此成了一位閒逛者(flaneur),遊蕩、微觀、觸碰、採集和探索著這些海岸植物,用繪畫去記錄跟這些植物邂逅的當下,牽動出海洋、島嶼歷史、自然生態和環境文化的詩性觀照。相較於過去壓花技術的繁複與時延性,曾琬婷轉以繪畫來表現這些植物,顯得更為直覺直接而激情,即時的描繪了視觸覺的感動,遂而逐步開展出「濱海植物」、「植物肖像計劃」和「珊瑚礁地景」等繪畫創作之面向。同時,也透過這般日常的閒逛過程,再度將10多年前的「奚卜蘭島」探索行動計劃召喚而出,重新凝視其《瓶裝風景》系列裝置作品,來跟當下的繪畫思考對話,透過壓花技術來處理採集植物之材料,轉換編織成立體裝置型態,做為身處南島文化、歷史與自然環境的回應。

展覽現場,作品《瑚光珊色II》,畫布、壓克力,22X27CM/4張 (林謙恩拍攝)
展覽現場,作品《植物肖像計劃》,畫布、壓克力,2022(林謙恩拍攝)

濱海風景

潮間帶的濱海植物以散落的根莖方式蔓延在沙洲上各自獨立卻彼此交織,成為一種特殊奇異的濱海風景。曾琬婷的濱海植物系列,便是對這樣的場景做出創作上的轉換回應。首先用繪畫帶出《植物肖像計劃》,將構樹遷徒在南島語系國家的熱帶雨林植物為思考軸心,運用微觀的視角將檳榔、香蕉(花)、仙人掌、馬鞍藤、砲彈花、獨角石斛蘭、蝴蝶蘭、乳草種莢、月桃和扶桑花等植物的局部造形形體做一描繪閱讀,表現手法以具象方式呈現,來捕捉各種植物的奇特構造、紋理和造形,雖非寫實但細節顯著,筆法筆觸活潑用色亦大膽明快,將植物的表情姿態與生命力道拉出,這一系列繪畫作品是一種對熱帶雨林植物的想像與獵奇,曾琬婷以植物的肖像命名,除了記錄與表現形體姿態,亦隱喻著植物是否也具備著靈性思維生命體的想像投射;而《島嶼地景》則帶出珊瑚礁與海底藻類的繪畫性視覺,珊瑚礁地景為台灣灣岸的特殊地質景色,她透過半自動性技法與濃稠乾凅的筆調,來表現這一化石地景的質地張力,略帶溼氣的乾燥粗曠,灰黑土黃汙濁的色澤與條狀層疊排列和珊瑚坑洞,共同結構出此一地景的歲月足跡,為滄海桑桑、潮起潮落的自然塑造,書寫抒情的悲愴詩篇。

展覽現場,作品《植物肖像計劃》,畫布、壓克力2020-2022(林謙恩拍攝)
展覽現場,作品《島嶼地景》,畫布、壓克力,52X72.5CMX4(組)(林謙恩拍攝)

不悅目風景

作品《強佔風景》,為曾琬婷在日常閒逛中對海岸植物的憂心觀看所進行的實驗性創作,以銀合歡的強勢入侵來訴說台灣在過去歷史進程造成至今仍難以解決的生態困境。銀合歡在早期被荷蘭人以經濟作物的目的引進台灣種植,因其嫩芽及豆莢富含蛋白質可供牛羊食用,到冬季枯竭期時則是良好薪柴來源。爾後,於1980年代,因造紙需求而被企業大量引進栽種,但因紙質品質不佳難以跟東南亞等國競爭而被棄種,因銀合歡本身深具毒性的排他性而強勢的大量繁殖,讓台灣原生種植物的多樣性逐漸消失,生態異化之程度令人擔憂。她取銀合歡之葉子,將之移印於紙面後進行乾燥處理,做為銀合歡存在的視覺徵候,帶出一種關乎生態變異的實驗裝置。

展覽現場,作品《強佔風景》,手抄紙、銀合歡種子,尺寸依場地而定(林謙恩拍攝)
展覽現場,作品《荊棘風景》局部,林投裝置,尺寸依現場而定 (林謙恩拍攝)

林投樹為台灣常見的海岸林帶植物,是長久以來南島族群日常生活中各類器物的重要植物材料,其葉片具有三面倒鉤尖刺、深具韌性且不易處理之特性。在過去物資缺乏的時代裡,林投是一種被用到非常極致的植物。從閩南、客家人到原住民族皆有食用的記錄。阿美族人剝除葉片取出嫩芽食用林投筍,葉子去刺後編織成小籃子放入糯米豬肉煮熟是為「阿里鳳鳳」(Alivongvong),是族人外出採集狩獵的便當。恆春滿州一帶甚至於蘭嶼的居民則將炎熱的夏天將林投果煮成消暑的飲料,而林投不定根的長纖維則讓達悟族人得以將其曬乾後搓揉成繩子用來串飛魚;客家人亦取用林投纖維來編草鞋。這些利用林投植物特性的使用範例,讓曾琬婷著手行動臨岸採集,不同的是她將葉片的尖刺保留來進行編織,讓林投的原始樣貌全然顯現,透過身體性和手屬性的編織手段來經驗的荊棘植物,也將其材料特性與視覺裝置共融合一,並試圖在慣性文化下的十字交錯編織手法中,重新經營出某種錯落無章之新舉(矩),來呈現出不悅目卻深植人心的《荊棘風景》。

展覽現場,作品《荊棘風景》局部,林投裝置,尺寸依現場而定 (林謙恩拍攝)
展覽現場,作品《荊棘風景》局部,林投裝置,尺寸依現場而定 (林謙恩拍攝)

再探奚卜蘭

十年前,曾琬婷進行一個探索無人島原始林「奚卜蘭島」(Lukut)[1]未竟之地的藝術行動計劃,相望藉由這個行動計劃去踏查,在全球暖化氣候加速變遷下原始林生態的存在狀態,提出《瓶裝風景》之裝置作品,將在奚卜蘭島採集的植物以標本的形式裝罐、陳列,瓶中的每株植物標本皆顯現出被剪枝當下的樣貌,用以傳達珍貴而脆弱的原始生態。十年過後,影響人類與植物生存的危機更加劇烈,驅使著曾琬婷想再度回到奚卜蘭島去做踏查與田調,《瓶裝風景II》的想像於焉產生,並且意欲更深入的去探究奚卜蘭島和鄰近部落之間的關係。位於秀姑巒溪出海口,介於港口和靜浦部落之間的無人島嶼-奚卜蘭島,(Lukut)為阿美族語「河口」之意,一座充滿神秘想像且美麗的小島,曾琬婷再度踏上此島的二部曲會帶出何種令人驚嘆的瓶裝風景,或者說重新編織出另類的植物物種的鏈結關係,著實令人期待!

[1]「Lukut」是阿美族語蕨類;鳥巢蕨的意思

展覽現場,作品《瓶裝風景II》,植物液態標本,玻璃瓶,380X35CM(林謙恩拍攝)

植織履

海洋灣岸潮起潮落,潮澗沙洲植物的生之態,曾琬婷以日常閒逛散步的心境從容地走在這一界線上,以繪畫記錄當下,用採集的身體性去感知,編織重置這些海岸植物豐碩且強韌的生命力,表現出那屬於台灣濱海植物存在狀態另類的藝術樣貌。本展以「植織履」為名,將曾琬婷所帶出的「濱海植物」、「植物肖像計劃」、「珊瑚礁地景」和再探「奚卜蘭島」(Lukut)的藝術踏查計劃等幾條創作脈絡凝聚編織起來,進而以身軀腳步實行踐履之界,如蔓延散落相互交織在沙洲上的各種海岸植物般,彼此串接相依生存而織構成這一獨特的路-界線之境,透過藝術家的眼與心和身體的實踐,讓我們從中獲得新的視野重新去認識、去感受那雜亂叢生而荒蕪的濱海風景。

展覽現場,作品《植物肖像計劃》,畫布、壓克力,2020(林謙恩拍攝)
展覽現場,作品《植物肖像計劃》,畫布、壓克力,2020-2022(林謙恩拍攝)
展覽現場,作品《瑚光珊色III》,畫布、壓克力,22X27CM/12張 (林謙恩拍攝)

  • 「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 2022曾琬婷個展
  • 策展人 Curator|黃志偉 HUANG, CHIH-WEI
  • 藝術家 Artist|曾琬婷 TSENG,WAN-TING
  • 展覽日期 Exhibition dates|2022.07.09(六) – 2022.08.07(日)
  • 活動頁面網址 Event Page|https://fb.me/e/1TonLgB9U

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 2022曾琬婷個展

展覽名稱|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 2022曾琬婷個展

藝術家|曾琬婷 TSENG,WAN-TING
策展人|黃志偉 HUANG, CHIH-WEI
展覽地點|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A、B展覽室
展覽日期|2022.07.09(六) – 2022.08.07(日)
開幕&座談|2022.07.09(六)14:00-16:30
與談人|
黃志偉 HUANG, CHIH-WEI(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專任副教授)
鄭勝華 ZHENG, SHENG-HUA(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助理教授)
主辦單位|新浜碼頭藝術空間
贊助單位|國家藝術文化基金會、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策展論述全文| https://reurl.cc/7D6L81

—————————————-

「植織履(Exploration de la texture végétale)」- 2022曾琬婷個展

文/黃志偉 HUANG, CHIH-WEI

走在這條路上,此路乃非一般之路,與其說是路,不如是條界線,一條海與陸的界線-防波堤。圍繞蔓延在防波堤兩旁的各種海岸植物,在海風落潮中浸染鹹濕,在雜亂叢生中掩飾了他們獨特的姿態與生命韌性…

海洋灣岸潮起潮落,潮澗沙洲植物的生之態,曾琬婷以日常閒逛散步的心境從容地走在這一界線上,以繪畫記錄當下,用採集的身體性去感知,編織重置這些海岸植物豐碩且強韌的生命力。在此路-界線上,曾琬婷在此成了一位閒逛者(flaneur),遊蕩、微觀、觸碰、採集和探索著這些海岸植物,表現出那屬於台灣濱海植物存在狀態另類的藝術樣貌。

本展以「植織履」為名,將曾琬婷所帶出的「濱海植物」、「植物肖像計劃」、「珊瑚礁地景」和再探「奚卜蘭島」(Lukut)註的藝術踏查計劃等幾條創作脈絡凝聚編織起來,進而以身軀腳步實行踐履之界,如蔓延散落相互交織在沙洲上的各種海岸植物般,彼此串接相依生存而織構成這一獨特的路-界線之境,透過藝術家的眼與心和身體的實踐,去牽動出海洋、島嶼歷史、自然生態和環境文化的詩性觀照,並讓我們從中捕獲新的視野,重新去認識、去感受那雜亂、荒蕪、陌生的濱海風景。

—————————————-

藝術家介紹|曾琬婷 TSENG,WAN-TING
生於屏東,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碩士,現從事藝術創作、策展以及公共藝術創作。擅於利用植物材質的肌理與特性,呈現不同的植物觀感與藝術創作,以植物作為創作媒材的主要原因,來自過去曾從事農業相關科學研究近十幾年的時間,曾於2002年榮獲美國費城世界押花比賽金牌暨總冠軍。並參與國內外個展聯展數十回。許多女性藝術家創作的題材,多含有陰柔與母性對於生命、家庭、兩性關係與對土地的關懷。在全球都關注著生態環境逐漸面臨浩劫議題的同時,嘗試用裝置的創作關注環境議題,利用植物乾燥技術以及樹脂封存生態的多樣性樣貌,再透過藝術家的重新詮釋將植物多樣性,以呈現生態美學的豐富,從充滿詩意的角度溫柔的點出悉心渴望回歸自然本質的情感,透過自然物和標本的挪用,詮釋當代人類與環境關係的藝術產物,啟發環境醒思與批判。當自然環境與地貌更隨著時間有更大的改變,「如何與人類共生的『自然』和平相處」是目前在創作中所極欲引發人們關切的方向。

策展人介紹|黃志偉 HUANG, CHIH-WEI
黃志偉,朋友們都叫阿偉或叫偉哥,現為大學副教授,也是東港七角頭轎班,從事藝術創作、藝評和策展,出生於屏東東港,高中留學台北,大一點後留學比利時,返國後回鄉居住,被久違的魚腥味故鄉味所吸引,開啟10多年的畫魚肉的繪畫創作,畫了一堆肉花花後,近年的創作轉身跳躍到東港地方的民俗信仰文化–迎王祭典裡,試圖從回返民間、常民藝術與祭儀中,探索生命生活底層最真實的記憶情感、地方知識與現當代藝術表現的關係與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