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性荀環一新世代的疏離與異化

東方思想家荀子與西方哲學家霍布斯在對于人性的探討中,都提出了人類性格中的反社會性。現代社會中,資本主義刺激著人對一己之利的追求,極大化的利潤往往意味著極大化的剝削,人性也在其中受到巨大挑戰。貧富日益對立而僵固的今日,人們常困於各自社會階級與意識形態的牢籠無法逃脫,甚至將相同的桎梏遺傳給下個世代。

    此次展覽由張徐帆、賴昱旻、劉獻文、王昱喬四位藝術家,透過各自不同的生命經驗,使用多樣的材質語彙來抒發處於當代中的獨特情懷,並對社會的既定體制與規範提出批判,期望帶給觀者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


王昱喬


ㄌㄩㄝ,2020/木頭 波浪鼓 動力裝置/依場底而定

嘴巴的表情可以使人有對話的聯想,當作品看似喃喃自語地轉動,並運用了波浪鼓錯位的敲擊聲,產生對話的空白以及遊戲之間的錯位感,形成了有趣又矛盾的狀態。當對話沒有交集,只有單方面的自顧旋轉,會造就不良的溝通狀態,反而加劇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加上童玩遊戲看似天真戲謔的方式呈現,更體現了日常裡那些好玩又矛盾的常態。

之間,2020/木頭 空間隙縫/ 依場地而定

戴口罩的人無論身裡或心理都會產生社交的疏離感,這件作品用人與人之間的口罩束帶再現了這條隱形的距離,再將展場兩個空間之中劃分了可以跨越的界線,期盼觀者可以來回穿梭在此作品的界線之間,讓原來疏離且不易跨越的模糊地帶,迫使人用身體穿梭的方式,打破人、空間、作品三者之間既定的關係。

芸芸種生,2020/蘿蔔頭,培養皿/依場地而定

每株蘿蔔頭都雕刻了面部表情,在展場中用同樣的栽培方式去孕育他們,期待著每件雕刻不同的變化,也許成長茁壯,也許枯萎扭曲,等等各種不確定性,是我想追求的。作品想呈現的並非雕刻後的結果,而在於不可測的過程。隱喻人群在社會中的縮影,即使受到相同體制的制約,最後也會各自成長成不同的結果。


張徐帆

《搞怪的不是紅綠燈》

作品中我去談論的是:我來自大陸,所以我所深深感受到的人的「身體」在中國大陸社會中一直處於壓迫與解放的鬥爭中。我在作品中把身體的私處放大,將身體得以展現其在大陸所被禁止、所不能被探討的,其抗拒主流意識形態的一面。而私處上的紅綠燈作為人類的發明,它是人類日常生活中得以自我規訓的「文明」產物。它代表了某種政治符號,即「權力」對于人們日常生活的管束與禁止;而女性身體私處則在某種意義上代表了女性的欲望和生命的意義,在中國大陸主流意識形態下它是被被約束和禁止。

藉著這次展覽的場地裝置在門沿上,紅綠燈發揮著它原有的功能意義,在高處顯眼的指揮交通,卻又在行走進入中造成阻礙。缺少的黃燈在某種意義上代表著某種極端。即絕對的禁止和通行。

《Publc Hair Salon

這件作品中我所去探討,在一個社會對人的規訓控制中,最先規訓的會是人的身體,而在身體中,最首當其衝的就是人的頭髮,因爲它是最明顯且最好改變的,思想難以控制且無迹可尋,而唯有物質,即人的身軀和頭髮是最容易迫使人們改變的。我試圖做出一個假想,在未來,對人體的控管是否會由頭部的毛髮轉向私處的毛髮,人們被統一要求去修剪、整理的毛髮。我營造了一個帶有政治色彩的Salon。試圖營造出一個理髮廳的場域,它有別于傳統髮廊,却又讓人有迹可循。對於人體的改造和馴化,永遠都是時代的流行前線。

《禁止一切,謝謝配合》

所談論在大陸所所被禁止、所不能被探討的,其抗拒主流意識形態的一面,及在疫情時期我所感受到的輿論現象。借各種原因,禁止醫生泄露真相,粉飾新聞,或因政策原因屏蔽內容,以保護維穩爲名壓制不同的聲音。禁止情愫、禁止真相、禁止人性。仿佛在製造沒有生機和個性的眾人。

作品中我用拼貼、塗鴉、文件、現成物、繪畫性的筆觸去還原我所感受到的種種現象,它是恐慌的、壓抑的、束縛的,在意識形態的操控下,民衆終將無法自由。

《夜間快閃計畫——我的展場》

全程記錄了我跟一位同學將自己的三件作品放在高雄市的三處地方展覽,公共厠所;高雄市政府;二手市集。

這個計畫的起源是因爲我們申請展覽空間的失敗,我們開始思考藝術品跟展場之間的意義,以及是否藝術作品會如此依賴於一個完美的展覽空間?到底是我們的作品創造了美術館和展場,還是美術館和展場造就了我們的作品?因此我們做了這樣一個實驗的影像錄製,我們將自身帶有批判性和政治性的作品和具有場域精神的場地做一個結合,試圖在低級破敗場域以及帶有政治性的場域裏營造出更切合作品性質的氛圍,當我們的作品無法得到一個美術展場的回應時,我們是否能創造出一個屬于我們自己的展覽場域,甚至是契合作品本身性質的場域。

《THE WALL

作品去談論我在台灣和中國大陸所感受到的意識形態的産生。好像在每個人的成長時期,都會接受到各種教育和知識,有書本的、有網絡的,而這些教育則形塑了我們的觀念和想法,這種知識的汲取就好像我在砌磚的過程。


劉獻文

違建I,樟木鋼筋、水彩,尺寸依場地而定

人們居住的房子隨著時間添加了許多構造物,奇特的造型反映了生活所需的變化。我用誇張的方式以嫁接、不穩固的方式在一棟房子上疊床架屋地拼接許多加蓋物,試圖表現一種混亂卻自有其秩序的狀態。

私人公域,鋼板、木材、膠帶,190X190X255cm

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人與人時常擁擠壓迫。有時淹沒於人群之中,會使人莫名地恐慌起來。為了能在人群中得到平靜,我想像在公共場所中存在的私人領地。阻絕所有視線,禁止所有干擾,在快速的生活步調中尋求穩定,猶如以鐵皮的簡易形式搭建永久居所的矛盾一般成為人們的生活寫照。

監室,鋼板、木材、電路板、監視器、喇叭,205X85X190cm

三角形的鐵皮屋猶如建築中通往樓上或樓下的過道,在其中提供了僅限一個人能夠坐下的空間。身處在過道上的人處於尷尬的位置,雖然剛好能夠容身,卻總是有需要讓位或移動身體的時候。索性把門關上鎖上,謝絕所有訪客,盯著眼前的小小螢幕,移動鏡頭監視外面的世界。一時似乎是安全了,而耳邊傳來陣陣貓咪呼嚕的聲音,雖然哪裡沒看到貓的影子…。

賴昱旻

Oh my God!,2020 / 複合媒材和物件雕塑 / 一場地而定

滑鏈下30公分的生存空間,2019 / 複合媒材和物件雕塑 / 一場地而定

就這樣被祢征服,2020 / 複合媒材和物件雕塑 / 一場地而定


犯規,2019 / 複合媒材 / 一場地而定


▌惡性荀環一新世代的疏離與異化

藝術家 | 王昱喬 、張徐帆、劉獻文、賴昱旻
2020.06.20(六)~2020.071.12(日)
新浜碼頭藝術空間Pin-Bien展覽室
開幕茶會暨座談:06.27. 2020
主講者 : 阿卜極 (藝術家 / 高雄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陳明惠( 策展人 / 成功大學創意產業設計研究所 副教授)
組織營運贊助:國藝會
指導贊助: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對「惡性荀環一新世代的疏離與異化」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